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
主页 arrow 经典案例 arrow 方某交通肇事逃逸罪无罪辩护词
方某交通肇事逃逸罪无罪辩护词
刘玉龙   2009-04-30

——有罪证据是孤证,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

案件概况

2004年某日夜,某市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至二人死亡,肇事车辆趁夜色逃逸。经公安机关侦查,查获方某为肇事者。公诉机关以交通肇事逃逸罪对方某提起公诉,同时受害人家属提起30余万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辩护人提出“有罪证据是孤证,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能证明方某有罪”的辩护意见并被采纳,法院判决方某无罪、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羁押7个多月的方某走出高墙。

案件概况

2004年某日夜,某市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至二人死亡,肇事车辆趁夜色逃逸。经公安机关侦查,查获方某为肇事者。公诉机关以交通肇事逃逸罪对方某提起公诉,同时受害人家属提起30余万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辩护人提出“有罪证据是孤证,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能证明方某有罪”的辩护意见并被采纳,法院判决方某无罪、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羁押7个多月的方某走出高墙。

 

辩护词

本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被告人方某妻子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本案被告人方某涉嫌交通肇事罪的一审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我们依法查阅本案案卷、会见被告人、了解案情,在参加今天法庭审理的基础上,现依据事实与法律,提出以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在发表辩护意见之前,辩护人首先对受害人的亲属表示深切同情,同时希望司法机关、尤其是公安机关能够不放过真正的犯罪嫌疑人、不冤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第一、本案几项关键证据不具有证据效力,不能证明肇事车辆是方某的鲁T7000号红色桑塔纳轿车,因而不能证明方某有罪。

一、所谓从肇事现场提取的车体物证无合法来源,其不具有证据效力,这些车体物证也未经辨认、未与车辆进行痕迹比对鉴定,现有的所谓现场车体物证不能认定。

本案中,所谓在现场提取的车体物证(附有红色油漆的装饰条)无合法来源。根据以下法律规定、相关事实只能认定,20045522时的现场勘查并未获得物证,也就是说,本案无合法的现场提取的车体物证。

1、关于现场勘查及提取物证的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勘验、检查的情况应当写成笔录,由参加勘验、检查的人和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

2)、《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六十四条规定:“勘验现场,应当按照现场勘验规则的要求拍摄现场照片,制作现场勘验笔录和现场图,必要时可以录像……现场勘验笔录应当由参加勘验的人员、当事人或者见证人签名。”

3)、《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九十七条规定:“勘查现场应当按照现场勘查规则的要求拍摄现场照片,制作现场勘查笔录和现场图。”

4)、《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交通警察应当对交通事故现场进行勘验、检查,收集证据。”

5)、《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八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对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需要勘验、检查现场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按照勘查现场工作规范进行。”

6)、《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勘查交通事故现场,应按照有关法规和标准的规定,拍摄现场照片,绘制现场图,采集、提取痕迹、物证,制作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应当由参加勘查的交通警察、当事人或者见证人签名。当事人拒绝签名或者无法签名以及无见证人的,应当记录在案。”

7)、《公安部刑事案件现场勘查规则》第一条规定:“现场勘查是侦破刑事案件的首要环节,在刑事侦察工作中占有特别重要的位置。其任务是:发现和搜集犯罪的痕迹、物证,研究分析案情,判断案件性质,确定侦察方向和范围,为破案提供线索和证据。”

    第四条第3项规定:“ 现场勘察必须邀请两名与案件无关、为人公正的公民作见证人,公安司法人员不能充当见证人。”

    第五条规定:“现场勘查必须及时、全面、细致、客观,坚持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切忌主观臆断。”

    第六条第5项规定:“进行勘查时,首先要认真观察现场上每个物体和痕迹的位置、状态以及相互关系,然后使用各种技术手段和方法,对现场上的有关部位和物体详细进行勘查,以发现和提取痕迹、物证,研究每一痕迹、物证形成的原因以及与犯罪行为的关系。必要时可进行现场实验。”

第八条规定:“现场勘查必须拍摄现场照片、制作现场笔录和现场图。

现场勘查笔录应详细记载:……发现和提取痕迹、物证和罪犯遗留物的情况;拍照的内容、数量以及绘制现场图的种类和数量……

    现场照相必须反映现场的原始状态和勘查过程中发现的各种痕迹、物证。要拍摄方位、概览、中心、细目照片。照片必须影象清晰真实,主题突出……

    现场图必须反映现场的位置、范围,与犯罪活动有关的主要物体、痕迹、遗留物、作案工具、尸体的具体位置以及它们之间的距离和关系。”

8)、《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五十一条规定:“公安机关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

2、本案卷宗记载的相关事实,应推定公安机关未能从现场提取物证。

1)、20045522时的交通事故现场略图、勘察笔录(一卷015页),并未记载现场车体物证的存在位置与提取位置,这只能说明公安机关未能从现场提取物证、或未能从现场以合法程序提取物证。

该交通事故现场略图、勘察笔录上签字的现场人杜某,据方某家属称,他是二受害人的包工头。

2)、本案无20045522时的现场勘验照片,不能证明现场勘验情况、物证的位置与来源。

公安机关在补充侦查的200498日出具情况说明称因相机损坏,导致底片曝光。因在一、二卷中公安机关并未作此说明,补充侦查中的此种说法不可信;即便确实如此,其后果也只能由公安机关承受,而不应由本案被告人方某承受。

公安机关2004510日出具情况说明(一卷049页):尸检相片因相机损坏曝光。此处并未提及现场勘查的相片也曝光。

曝光的底片现何在;以现在的科技水平,曝光的底片能否冲洗、能否鉴定;这些疑问,公安机关并未做出合理说明。

3)、综观全卷,在本案侦查初期(200455日至2004526日),公安机关并未明确确认肇事车辆是桑塔纳、是红色的。如果200455日在肇事现场提取了车体物证,应不难根据此物证推论或鉴定出肇事车辆是桑塔纳、红色油漆等结论。

而实际经过是:

公安机关于200459日询问受害人之一的哥哥张某(二卷071页),该称:听说肇事车好像是辆红色桑塔纳。

公安机关于200459日讯问方某的邻居刘某(二卷074页),该称:他有一辆红色桑塔纳,但他55日晚上在快餐店干活。以后刘某向公安机关证实,59日刘某被讯问时,方某的鲁T7000号红色油漆桑塔纳轿车就在旁边,公安机关却未予理睬。

公安机关于2004526日询问受害人之一的叔伯弟弟张某(二卷075页),该称:前五天左右,听别人说齐集镇牛村一红色桑塔纳刚喷的漆,从56日至今在家里没有出租。

公安机关至2004526日因获知方某的鲁T7000号红色桑塔纳轿车在齐城整车烤漆(烤漆原因是:方某2004511日出车去齐城,被人麻醉抢劫,昏沉中单方肇事翻车,齐城警方证明麻醉抢劫案已告破,齐城警方也证明了方某单方交通事故翻车的事实—一卷026027页),怀疑肇事车是方某的鲁T7000号红色桑塔纳轿车,才于2004526日开始怀疑肇事车是桑塔纳、是红色的。由此,公安机关于2004526日自方某的鲁T7000号红色油漆桑塔纳轿车上提取红色漆片(一卷017页),于2004526日首次对方某讯问(二卷001页),于2004526日向齐城齐元修理厂提取了一根鲁T7000号车的保险杠。

公安机关于2004624日找丁某(二卷058页)调查,丁称:“5521时、22时左右,我在齐集机械厂门前,看见一辆应该是红色的桑塔纳或捷达车由东向西行驶,那个驾驶员好像是喝了酒了,或者心里有什么事非常急,开车开的非常不正常,由东向西驶去……”,“不是黑色、蓝色、白色,应该是红色,应该是桑塔纳或捷达车型”。而查看现场得知,齐集机械厂门前是在肇事地点后方约500米处。

可见,公安机关是在2004526日后才怀疑肇事车是红色桑塔纳。

因此,可以推定公安机关并无肇事现场提取的物证。

4)、公安机关于2004624日找迟某为其作证(二卷047):“看见派出所的人捡了些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同日又找刘某为其作证(二卷049):“民警从东侧所躺人的西侧56米处拾到一些黑色塑料片,好像是跑的车上掉下的”。

公安机关在200455日现场勘查后50日、在怀疑红色桑塔纳轿车为肇事车后,找人为其所谓现场勘查拾取的物证作证,这是不合常理的、也是不合法的。

5)、本案卷宗所存现场照片(一卷038039页)很明显是事后补拍的,是白天对道路拍摄的照片,而现场勘察是在晚上22时左右;

卷宗所存对所谓从现场提取的装饰条的照片(一卷040041页),也是在非现场的大理石地面上拍摄的。

这些照片,均不具有证据效力。

6)、在本案一、二卷之外散存一份落款时间为200455日的交通事故现场勘查笔录,记载“在两摊血迹之间散落车体碎片,遂将现场的碎片收集提取”。该笔录无见证人签字。

这一笔录未装订在一、二卷中,而是在一、二卷之外散存,显然是在事故发生34个月后的补充侦查过程中,公安机关又形成的,是在事后补充侦查过程中补写的,也无见证人签字,实属无效笔录,不具有证据效力。

3、所谓在现场提取的车体物证未进行痕迹比对鉴定。

1)、本案中,所谓在现场提取的车体物证(附有红色油漆的装饰条)未经辨认,未与鲁T7000号车的相同部位进行痕迹比对鉴定,该物证不具有与鲁T7000号车的关联性。

2)、根据该车体物证相片可断定,该车体物证可能系车辆侧面的装饰条。

3)、根据尸检报告可推定,受害人致命伤在胸部、头部,由此可推定碰撞点应该是肇事车的前面,即保险杠,而不应是车的侧面。肇事车受损部位应是保险杠等前部,侧面的装饰条是不可能被撞掉的。

公安机关曾向齐城齐元修理厂调取保险杠,也印证了上述推定。

二、2004526日公安机关提取鲁T7000号车的红色漆片存在以下瑕疵,该红色漆片也不应具有证明效力。

1、提取漆片经过(一卷017页)表明:提取红色漆片位置是轿车发动机后侧接近与前盖子合页附近;提取漆片照片(一卷040页)表明是在发动机处提取漆片。

2、庭审中,方某称:公安机关从其桑塔那车发动机后面的大架子上靠近大架子号附近取过两次漆。该提取经过在卷宗中未见记载。该二次提取的漆片是否混同,无法排除。

三、公安机关自齐城齐元修理厂调取证据存有以下瑕疵,该宗证据或被公安机关隐匿、或不具有证明效力。

1、公安机关隐匿了本案被告的无罪证据保险杠。

2004526公安机关向齐城齐元修理厂提取了一根保险杠。该厂的老板张某于2004526的讯问笔录(二卷085页)证实:该厂于2004513修理了齐州的红色桑塔纳轿车,是撞在转盘上的,该车损坏了保险杠、中网、右叶子板、右前门、前顶等部位,公安机关提取的保险杠就是该车的保险杠。

该厂也书面证实公安机关于2004526日自该厂提取了鲁T7000号车修理换下的保险杠。

但该提取保险杠的事实在一、二卷宗中没有任何记载,在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等均未记载。

庭审中,方某称:2004513日他的车在齐城更换保险杠;公安机关大约于2004526日在齐集派出所曾对提取的鲁T7000号车保险杠与从现场捡到的保险杠碎片进行比对,对不起来。该比对在卷宗中未见记载,不知是否属实。

综上,只能推定,公安机关隐匿了本案被告的无罪证据保险杠。

2、公安机关提取的装饰条,并不能确定是鲁T7000号车维修时更换下的。

公安机关提取装饰条经过(一卷023页)记载:公安机关于2004625日向齐城齐元修理厂提取由该厂职工王某指认的鲁T7000号车维修时更换的装饰条,已扭弯曲,附有红色油漆。

方某在该修理厂修车是2004513日,时隔43天后,仅凭一名修理工的指认,是难以确定调取的装饰条便是鲁T7000号车上的。

同时,2004625日该厂郑某证明(二卷087页):曾于610日左右卖过废品,主要是废铁;同日,王某证明(二卷088页):他记不清所修的红色桑塔纳的车号,该车前杠坏了,整车烤漆等等;同日,公安机关第二次询问他(二卷090页),他说:公安机关问的鲁T7000号红色桑塔纳轿车就是那辆顶棚坏了的红色桑塔纳车;从垃圾堆里找了一块黑色装饰条应该是鲁T7000号车的装饰条。

公安机关本应对该装饰条由方某辨认、或与鲁T7000号车的关联性进行痕迹鉴定确认,但公安机关未予进行。

该厂修理工王某在公安机关的几次笔录,时间越往后,他对鲁T7000号车的车号、更换下的装饰条越记忆明确,这是违背常理的。

3、公安机关调取的修车单也不具效力,是否更换装饰条不能确定。

该厂的老板张某于20041120日向公安机关证明(补充侦查材料):鲁T7000号车的修车明细所记录的修理更换部位与实际不一样,因为那辆车主讲有些零件不用我们更换,所以我们没有更换……更换了右侧中间那块长装饰条。

庭审中,方某称:2004513日他的车在齐城并未更换装饰条。

方某家属提交的修车单,装饰条部分划了三角,方某解释是结算时查明未更换,而被厂方人员划掉的。

四、对鲁公刑物字第154号、第186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两份、一卷018024页)有以下瑕疵,该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也不应具有证明效力。

         1、送检的检材是红色油漆(现场遗留的黑色塑料上附着的、从鲁T7000号桑塔那轿车发动机后部提取的、从大修厂提取的鲁T7000号桑塔那轿车修理时更换下的装饰条上提取的),而对红色油漆从附着物上的提取过程未有证明,也就是说,没有证据表明送检的检材就是黑色塑料、发动机后部、更换下的装饰条的油漆,对送检的红色油漆与黑色塑料、发动机后部的油漆、装饰条的关联性没有证据证明。

2、即使是黑色塑料上的、装饰条上的红色油漆,因对黑色塑料、装饰条来源的疑点,该鉴定也不具有证明效力。

3、结论“红色油漆所含有机组分相同”,该结论并不具有排他性。也就是说,即便黑色塑料上的、装饰条上的红色油漆与鲁T7000号车上的红色油漆有机组分相同,也不能排除黑色塑料上的、装饰条上的红色油漆与其他车上的油漆也相同。

该结论不具有排他性,也就不具有证明效力。

4、对本结论,方某也提出了异议(二卷016028042页):他不相信鉴定的是他车上的漆,要求重新从车上取漆鉴定,但公安机关未予重新鉴定。

5、第二次的鉴定是当天送检材,当天出具报告,如此神速,也是存在瑕疵的。

五、对于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异议。

1、公安机关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一卷0151页),因其依据的相关重要证据存有上述疑点,不能证明肇事车辆就是鲁T7000号轿车,故本认定书是错误的。

2、根据该认定书的页码标号为0151页,似乎该认定书也是在一卷成卷后添加上的。

3、该认定书送达方某的记载是,方某拒绝签字。这也是反常的,方某的任何材料都签字,唯独这一重要的认定书不签字,不提异议。

六、其他证据的疑点。

公安机关的查获经过(一卷003页)不具有证明效力。因为其落款时间为200455日,而其内容记载的是2004623日的事实。

第二、即便本案的有罪证据有一定的效力,因本案的有罪证据是孤证,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也不能确定方某有罪。

根据卷宗,本案有罪证据只有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认为黑色塑料上的、装饰条上的红色油漆与鲁T7000号车上的红色油漆有机组分相同。

此外,再无其他证人证言、被告口供等予以印证。

可见,该有罪证据是唯一的,是孤立的,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没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该证据不能确定方某有罪。

第三、方某无肇事时间。

    1、方某一直自辩,200455晚上他在自己家中,鲁T7000号车也一直在家门口、家中。

2、其妻证实,200455晚上方某一直在家中,鲁T7000号车也一直在家中。

如此重要的证人,公安机关却从未向其调查方某200455日晚上是否出车。

3、孙某于2004624向公安机关证实(二卷082页):200455晚上7点钟时他去方某家中,方某在家。

4、方某家中的上网记录本上,有方某200455晚上8时至10时左右留下的记录,这也证明方某55晚上在家中。

第四、方某在200456日及以后正常出车,这不是肇事车主的心态,这表明方某不是肇事者。

根据公安机关调查的部分证人证言:方某于200456日至511日间,正常出车多次,车未损坏。512日至520日在齐城修车(二卷022页)。

尤其是56日,其儿子过生日,当日既出车,又多人一起喝酒,晚上送人去医院。

2004624管某向公安机关证实(二卷051):200456 7日方某拉管某去齐城,他的车没有损坏。

方某的邻居刘某于2004624日向公安机关证实(二卷079页)证实:200459日交警检查他的车时,方某的车在方某家门口放着;交警检查完他的车后,方某还问他是否是因去年的交通事故,他回说是因前几天齐集发生的交通事故,方某说那他们为什么不检查我的车;56日他看见过方某。

第五、方某在公安机关的车轮战术下,仍认为自己无罪,这也说明了一定的问题。

1、公安机关在200462316时传唤方某到交警大队后,采取车轮战术讯问方某:

62316401740 一次;

62319001920 一次;

62320452120 一次;

62321402155 一次;

62323002300 一次;

624130400 一次。

220046244时宣布对方某刑事拘留后,公安机关严重违背程序,长时间不送方某去看守所,拘留后不送押,继续在交警大队车轮战术讯问方某:

624700720 一次;

62419152140 一次;

62422052245 一次;

62423152345 一次;

625150300 一次。

3、直到2004626,公安机关才将方某送看守所。

4、这从一定方面也说明,本案被告方某是无罪的。

第六、通过公安机关在本案中的一系列过程可看出,公安机关在侦办此案过程中实系有罪推定。且存有欺骗取证的嫌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

本案中,公安机关的有些询问方式,应认定在使用欺骗方法,如:

20046241350分至1410分,管某向公安机关证实(二卷051):他于200456 7日用方某的车去齐城,方某的车没有损坏。

20046242315分至2345分,公安机关讯问方某(二卷032):公安机关说管某说200456 7日没有用方某的车去齐城。

综上,辩护人认为:本案证据不具有证据效力,不能予以认定,不能证明肇事车辆是方某的鲁T7000号红色桑塔纳轿车;本案的有罪证据是孤证,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因而不能证明方某有罪;方某在200455日晚上无肇事时间;方某在200456日以后正常出车;等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辩护人认为,应宣告本案被告人方某无罪,立即释放。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予以充分考虑并采纳。

 

法院认定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公诉机关当庭提供的证据仅能证实交通事故的发生,以及案发后被告人修理车辆的事实;无法证实下列事实:

第一、现场提取的黑色塑料是否来自被告人车辆上,无证据证实,不能确定;

第二、从汽修厂提取的装饰条是否从被告人车辆更换下来的,证据不足,不能确定;

第三、现场提取的小装饰条上的油漆与被告人车辆的一处油漆经鉴定部分成分相同,即使成分全部相同,也仅能证明被告人车辆油漆与肇事车辆油漆的同类性,但不具备唯一性,不能以此确定被告人的车辆就是肇事车辆;

第四、被告人是否有作案时间,无证据证实,不能确定。

综上,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本案的交通事故是被告人方某所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方某交通肇事的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事实不能成立。辩护人关于“本案的有罪证据是孤证,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能证明方某有罪”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因本案不能确定犯罪行为系被告人方波所为,被告人方波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方某无罪;被告人方某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后,公诉机关提起抗诉,后又撤回抗诉,一审判决生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
bottombanner.jpg
青岛香港中路18号福泰广场写字楼11层
电话:85764242 85764269 85722736 85722738
投诉电话:0532-85720256
鲁ICP备05039962号
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违者必究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