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
主页 arrow 理论研讨 arrow 交强险案件代理经验分析
交强险案件代理经验分析
王亚宁   2011-01-19

                        

                            交强险案件代理经验分析

        200671交强险实施以来,有关交强险法律问题的争议不断,为此,笔者深入进行了专题研究,并撰写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主要问题及解决途径初探》一文,从理论上对交强险法律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四年多来,笔者代理该类案件近千起,积累了丰富的代理该类案件的经验。以下仅总结笔者的经验,对交强险案件代理过程中涉及到的某些问题作以简要分析。

    (一)法律关系

    交强险案件涉及两种法律关系,其一为被保险人与保险人之间存在的保险合同关系,其二为被保险人与受害人之间存在的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法律关系。在交强险条例实施之前,受害人与保险人之间因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故诉讼中受害人不能直接起诉保险人。但是,交强险条例实施后,国家通过法律法规的手段赋予了受害人直接起诉保险人的权利,导致保险人成为被告的几率大大提高,保险公司涉诉的交强险案件日益增多。

    (二)案件当事人

交强险案件原告为受害人或死亡受害人之近亲属,被告一般包括:被保险人(或挂靠公司)、实际车主、驾驶员、保险公司。

    (三)诉讼请求

交强险案件原告的诉讼请求一般为要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对原告的损害赔偿责任,要求其他被告对原告的损失在交强险范围外按照责任比例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原告损失一般包括但不限于: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住院伙食补助费、被抚养人生活费、鉴定费、交通费、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

    (四)案件处理难点

    一、交强险分项赔偿问题

        2006年至2008年间,青岛市各级法院基本能够按照交强险条例的规定,在交强险各分项赔偿限额内以及无责任赔偿限额内进行判决。但是,2008年至2010610,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口头会议精神要求下,青岛市各级法院均开始不分项判决,不论有责任与否,不论是否存在无证驾驶、醉酒驾驶等特殊情形,不区分是人身损害还是财产损失,均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总赔偿限额内对原告的损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这是交强险案件以前存在的最大问题,该问题是涉及全青岛市范围内的,目前来看凡2010610之前立案的案件该审判精神还将会继续沿用。

但是,经过各方面的努力,青岛中院已经下发文件,规定自2010610日开始立案的案件,均应当按照交强险条例的规定分项予以赔偿。虽然如此,仍然有几个问题没有解决:

    (1)没有规定无证驾驶、醉酒驾驶和被盗抢车辆保险公司的免责问题。即虽然分项赔偿,但被保险车辆如果存在被盗抢,驾驶员有无证驾驶、醉酒驾驶的情形,仍不能免除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这与交强险条例和交强险保险条款是矛盾的。

    (2)没有规定无责任情况下的赔偿问题。笔者咨询了一些法官关于无责任情况下怎样赔偿的问题,但各个法院的执行标准不一致,有的严格按照无责情况下总赔偿限额12100元的标准,有的则仍然按照122000总限额进行判决。

    (3)没有规定同一事故适用分项还是不分项判决的问题。同一事故若有多人死伤,有的当事人在2010610日之前起诉,有的在这之后,那么应该适用分项还是不分项判决,中院没有确定明确的标准,这是基层法院在执行中应该考虑的一个问题。

    (4)没有规定同一受害人几次起诉应适用分项还是不分项判决的问题。交通事故受害人如果伤情比较严重,第一次起诉时适用了不分项判决,在其二次手术后再次起诉如果时间在2010610日之后,应该适用分项还是不分项判决目前仍没有明确的答复。

    (5)这种意见将会导致裁判的明显不公。同一时间段发生交通事故的当事人,仅仅因为起诉时间的不同,而适用不同的分项还是不分项判决的指导意见,必然会导致判决数额的极大差异,从而会导致裁判的明显不公。笔者认为这是指导意见涉及的最严重的问题。

    关于青岛地区交强险分项和不分项判决的争议,笔者在代理案件过程中感触颇深。从原来的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分项判决,到个别法院仅适用法律不考虑条例和条款,从而在被保险车辆有责任情况下作出不分项判决的案例,到个别法院在被保险车辆没有责任情况下作出有责任情况下对人身损害的判决,再到各个法院在被保险车辆没有责任情况下对致害方的单纯财产损失作出交强险总限额内的判决,最后到这种审判方式被中院肯定并在青岛地区广泛推广。笔者认为交强险法律已经被滥用,国家保护受害人的初衷被扭曲,保险公司成为了受害人和被保险人的提款机在交通事故中承担起了社会保障机构的作用。虽然中院已经对该问题作出一定的纠正,但交强险案件判决的影响已经产生并在社会上广泛传播,现在纠正反而被大家认为是不合理的,可见我们审判机关在审理案件时的观点和态度多么重要,基于保护受害人的审判理念是没错,但一定要分别不同的情况,不能说所有交通事故伤者均是受害人,如有的伤者全部责任,对方没有责任,对方的保险公司却要全部承担伤者的赔偿费用,这就有点矫枉过正了。

    当然,对于分项还是不分项的看法,以上都是笔者的一家之言,对于审判机关的决定,我们应该尊重并遵照执行,并且从当事人的角度更好的运用之。

    二、医疗费公费和自费药品的区分问题

    在2010年之前,个别法院能够秉承诉讼主体平等的原则,认可交强险保险合同的效力,对受害人的医疗费,能够判决保险公司在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自费药品则由被保险人承担。但是,2010年之后,该种判决也不复存在,并且从现在的审判方式来看今后也可能对自费和公费药品一概不予区分。这给我们代理案件提供了重要的思路和指导意见。

    三、伤残等级问题

    当事人会在诉讼前或者诉讼中作出伤残评定书,对于该类伤残评定书的效力问题,青岛地区法院现行掌握的政策为当事人自行委托或者交警部门委托作出的鉴定报告,只要某一方当事人提出异议,就可以由法院委托重新进行鉴定。但是,对于法院委托作出的鉴定结论,则一般不同意重新鉴定。这就提醒我们在代理该类案件时最好到法院阶段再进行伤残等级的评定。

    四、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问题

    考虑到我国目前仍然存在着较大的城乡差别,所以虽然侵权责任法明确了同一事故中受害人的计算标准应相同,但对于不同事故,不同地区之间,受害人是否都应适用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各法院、各法官观点不尽相同。但多数法官根据“就高不就低”的原则,只要原告符合部分条件,即确认其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赔偿标准。现行青岛地区的政策为,农村居民符合下列条件,可以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赔偿金:有暂住证,在城镇连续居住一年以上;在城镇单位连续工作一年以上;失去土地,属于失地农民等。但是,在案件的实际审理中,对上述标准的认定却尺度掌握不一,如有的受害人在单位连续工作但是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有的农民提供的失地证明仅有村委会盖章等,对此,代理人应充分注意并尽量争取到当事人的利益最大化。

    五、关于误工期限认定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持续误工的,误工期限可以计算至评残前一日。很多当事人利用该条法规规定,在事故受伤后很长时间如一年、两年之后才去申请评残,造成误工期限过长,误工费过高。对此,代理人应根据当事人的要求,或利用该条款或提出关于误工期限的鉴定申请。

但是,前段时间误工期限的鉴定问题却遇到了很大的瓶颈。青岛地区大多鉴定机构均按照1995年国标的标准进行鉴定,这与公安部国标标准相比时间上就多了很多。因1995年的标准是明确的交通事故人身伤害误工时间标准,而公安部标准却是针对全部人身伤害的误工损失日标准,故有些鉴定机构认为特殊由于普通,适用了旧的标准。不过,关于误工时间的鉴定标准问题,笔者相信各个鉴定机构应该很快会规范到底应该适用哪个标准。

    六、关于被抚养人资格的认定问题

    保险公司一般掌握的标准为老年人丧失劳动能力后即60周岁以上和未成年人才认定为被抚养人,但是,越来越多的审判实例认定不满60周岁的老人为被抚养人,成为诉讼中的一个难点。不过随着《侵权责任法》的实施,该赔偿项目将不复存在,这类问题也将会慢慢消失。

    七、关于鉴定费的承担问题。虽然交强险合同有明确规定,鉴定费用不属于交强险的赔偿范围,但是目前各基层法院一般均判决保险公司承担鉴定费

    八、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认定问题

   诉讼中,保险公司一般掌握的原则为被保险人承担主要责任或者全部责任,给受害人造成伤残等级以上伤害,或者面部严重受损的,可以赔偿一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但是,青岛各法院一般均认定凡受害人构成伤残,一律判决保险公司承担一定金额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九、关于诉讼费用的分担问题

   虽然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案件中为无过错方,但是,除个别法院外,青岛地区各基层法院一般均判决保险公司按照其承担赔偿的数额承担一定的诉讼费用。并且,根据法律规定,单纯就诉讼费不能上诉,于是几乎每一个交强险案件均造成保险公司损失大量诉讼费的后果。

    十、关于追偿权问题

除了分项还是不分项之外,代理人认为目前交强险案件审判中存在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是保险公司的追偿权问题。

根据保险人和被保险人签订的保险合同条款的规定,在交强险案件中,保险公司对于被保险车辆被盗抢、被保险车辆驾驶员无证驾驶、醉酒驾驶等情形均规定了明确的免责条款,对于被保险车辆有责任还是无责任也分别规定了一定的责任限额。在目前保险公司和受害人没有直接的权利义务关系,仅仅因为法律的规定保险人才成为被告的情况下,笔者认为审判机关应该重视保险人的抗辩意见,在判决保险公司代为承担赔偿费用后,为保险公司保留向责任人追偿的权利。而目前代理人没有见到一例为保险公司保留追偿权利的判决,这不仅将保险合同视为无物,侵犯了平等的商事合同关系,严重限制了保险公司的诉权,而且为保险公司将来追偿带来了没有判决可以依据的后果。笔者强烈建议审判机关认真思考笔者的建议。

    综上所述,笔者将自己代理交强险案件的一些经验和想法加以总结,希望对代理该类案件的律师有所裨益。对于其中的建议和想法如有不当之处,也希望藉此与各方进行充分的沟通和交流。总之,笔者的目的是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促使交强险案件的代理和审判更加规范,促使当事人和保险公司以及被保险人的利益能够做到最大的均衡。

< 上一页   下一页 >
bottombanner.jpg
青岛香港中路18号福泰广场写字楼11层
电话:85764242 85764269 85722736 85722738
投诉电话:0532-85720256
鲁ICP备05039962号
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违者必究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