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
主页 arrow 经典案例 arrow 黄某故意伤害罪无罪辩护词
黄某故意伤害罪无罪辩护词
刘玉龙   2009-04-30

——公安机关在非法讯问地点讯问,导致讯问程序违法,系非法证据应予以排除

案件概况

    2006年某日夜晚,某酒店门口,冯某被枪击,枪手趁夜色逃走。经公安机关侦查,认为黄某系犯罪嫌疑人并予抓获。公诉机关以黄某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辩护人以公安机关的程序违法,证实黄某犯故意伤害罪的证据只有黄某的口供,该口供系在非法讯问地点录取,系非法证据应予排除,一审认定黄某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审法院最终认定原判决认定黄某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黄某故意伤害罪无罪辩护词

——公安机关在非法讯问地点讯问,导致讯问程序违法,系非法证据应予以排除

案件概况

    2006年某日夜晚,某酒店门口,冯某被枪击,枪手趁夜色逃走。经公安机关侦查,认为黄某系犯罪嫌疑人并予抓获。公诉机关以黄某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辩护人以公安机关的程序违法,证实黄某犯故意伤害罪的证据只有黄某的口供,该口供系在非法讯问地点录取,系非法证据应予排除,一审认定黄某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审法院最终认定原判决认定黄某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辩护词

本律师事务所接受故意伤害案被告人黄某的亲属的委托,指派我们作为黄某的辩护人。通过仔细阅读案卷材料及参加今天的庭审,现依据事实和法律,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黄某因故与冯某发生纠纷,纠集被告人李某、赵某等人预谋报复冯某,该事实证据不足,不能成立。公诉机关指控黄某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不能成立。理由为:

公诉机关指控黄某的上述纠纷、纠集、预谋的事实,依据的相关证言、供述程序违法,不足以采信。

1、公诉机关为证明黄某纠集李某、赵某预谋打冯某这一事实,举出的黄某供述及亲笔供词、辨认笔录或互相矛盾、或不真实,均不能证明该事实。

1)、黄某的第18次供述及亲笔供词、辨认笔录,地点均为大方街派出所,时间分别为:

1次、20064111510分—4111730

2次、2006412540分—412810

3次、2006412110分—412140

4次、2006412180分—4121850

5次、20064131624分—4131732

6次、20064151810分—4152350

7次、2006417195分—4172310

亲笔供词、2006417

辨认笔录、20064181102分—4181127分(预审卷122页)

8次、20064181300分—4181335

上述供述及亲笔供词、辨认笔录中,第四、五次(预审卷2831页)称:黄某怀疑冯某跟踪他,便告诉了赵某,赵某要找找冯某,估计是揍冯某,但未说如何揍;第六、七次、亲笔供词(预审卷354151页)称:黄某怀疑冯某跟踪他,赵某到他办公室,便告诉了赵某,又把李某叫到办公室,对他们讲冯某太气人了,不行就教训教训他,赵某说由他们办,但没商量如何办。

2)、上述18次黄某供述及亲笔供词、辨认笔录,均在2006411日—418日间、在大方街派出所做出;而黄某于200641116时被宣布拘留后,便应送市看守所羁押(程序卷4页);411日—418日黄某却仍被关押在派出所,严重违背公安机关办案程序。

《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45条规定:“对被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立即送看守所羁押”;第51条规定:“公安机关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有罪或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或者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

此期间的黄某供述及亲笔供词,因程序违法,属于以其他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应予以排除,不具有可采性。

公诉机关称在看守所以外进行讯问是正常的提审,并未违反程序。所谓的提审不是事实,因为在预审卷中并没有此期间的提讯证予以证明。对黄某的提讯证(预审卷12页)是自2006430日开始的。这充分说明2006411日—418日黄某却仍被关押在派出所,未被送看守所羁押。

    辨认笔录(预审卷122页)第1页记录了关键内容,但没有辨认人的签字,实属无效。

黄某2006517日在看守所的第十次供述(预审卷48页)称:以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有很大出入,在公安机关前四天未睡过觉,后三天半偶尔打个盹,致使以前的供述思维不清晰、神志错乱;认为自己没有构成故意伤害罪(预审卷49页)。黄某也否认了18次供述及亲笔供词、辨认笔录。

2、证明黄某预谋本案的唯一物证——作案车辆、躲藏房屋,供述与证言等均不能相互印证,也未能查获车辆、查到房屋。不能证明黄某参与本案,同时也进一步证明黄某的18次供述、亲笔供词等不可采信。

1)、黄某第六次供述(预审卷36页)称:李某开着黄某的兰色本田车去打的冯某;亲笔供词(预审卷51页)称:过后黄某把打冯某时开的黑色本田车到李村集卖了。

而目击证人证言称(预审卷159页):作案车辆是黑色轿车,车牌号是粤C—33**6;(预审卷165页)是黑色轿车;(预审卷170页)是黑色轿车,车号可能为粤C—33966;(预审卷174页)是黑色别克车,车牌最后一位有个6;李某第7次供述称(预审卷88页)作案车辆是黑色别克车、挂外地车牌。

该车辆实际未查获,可见黄某的上述供述不可信。

2)、黄某第六次供述(预审卷37页)称:打完冯某后当天晚上他们三人到了西坡小区的一个楼房的房子里,过后黄某也去了,听他们说李某开的车、赵某开的枪;亲笔供词(预审卷51页)称:过后他们到了黄某朋友在西坡小区的一所房子住下。

李某供述称(预审卷89页):打枪后回了其母亲家。他从不知道西坡小区。

西坡小区的房屋无任何指认,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可见黄某的上述供述不可信。

3、公诉机关为证明黄某纠集、预谋打冯某,举出本案的唯一证言——即李某的供述与亲笔供词、辨认笔录、光盘,对黄某而言属于证人证言,该同样相互矛盾、程序上不合法,不具可采信性。

1)、李某的1—6次供述及亲笔供词、辨认笔录有:

1次、2006413630分—413830

2次、2006414630分—414830

2次、2006413130分—413230

3次、20064141730分—4142350

辨认笔录、20064151015分—4151030分(预审卷127页)

4次、2006415160分—415170

5次、20064151830分—415210

6次、2006416100分—416110

亲笔供词、2006416

光盘,2006416日下午

如同黄某的1—8次供述及亲笔供词、辨认笔录,上述均为李某被刑事拘留后的供述,供述的地点仍在区刑警中队或公安局,而不是看守所。如前述对黄某供述的分析,上述证据的取得程序不合法,不具有可采性。

李某2006430日的供述(第七次,实际为第八次,预审卷第88页)称:以前的供述中讲与赵某一起打冯某,这是胡说的,是因为公安机关让他说的。李某否认了1—6次(实际为七次)的供述及亲笔供词、辨认笔录、光盘等。且李某当庭指证公安机关刑讯逼供、引诱交换取得供述、光盘资料等。

4、黄某与李某程序合法的供述是二人2006430在看守所的供述,该二人供述相互印证的事实是:李某听说冯某可能跟踪黄某,因此李某要找冯某谈谈以便解除误会。黄某对李某带人枪击了冯某事前并不知情,也未纠集、未预谋、未指使李某带人枪击冯某。

综上可见,黄某与冯某没有矛盾纠纷,更没有纠集、预谋、指使李某、赵某故意伤害冯某。公诉机关指控黄某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不能成立。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充分考虑并采纳。

 

法院认定

上述辩护意见一审法院未予采纳。黄某上诉。

二审中,辩护人坚持一审辩护意见,公诉人出庭意见也采纳了辩护人的观点,认为:公安机关黄某的程序违法,证实黄某犯故意伤害罪的证据只有黄某的口供,该口供系在非法讯问地点录取,系非法证据应予排除,一审认定黄某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审法院最终认定:原判决认定黄某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 上一页   下一页 >
bottombanner.jpg
青岛香港中路18号福泰广场写字楼11层
电话:85764242 85764269 85722736 85722738
投诉电话:0532-85720256
鲁ICP备05039962号
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违者必究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