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
主页 arrow 理论研讨 arrow 论遗嘱继承中的特留份制度
论遗嘱继承中的特留份制度
胡晓岸律师   2009-08-07
    摘要】特留份制度作为遗嘱继承中的一项重要制度,是对遗嘱自由原则的合理限制,具有独特的价值和功能。由于种种原因,我国继承法尚无特留份制度的明确规定。但从世界各国继承法的规定以及其对继承法律关系的规范效果看,设立特留份制度有相当的必要性。采取这一制度将有助于克服现有社会弊端,体现社会利益与社会正义,符合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

【关键词】遗嘱继承 意思自治 特留份

论遗嘱继承中的特留份制度

胡晓岸

【摘要】特留份制度作为遗嘱继承中的一项重要制度,是对遗嘱自由原则的合理限制,具有独特的价值和功能。由于种种原因,我国继承法尚无特留份制度的明确规定。但从世界各国继承法的规定以及其对继承法律关系的规范效果看,设立特留份制度有相当的必要性。采取这一制度将有助于克服现有社会弊端,体现社会利益与社会正义,符合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

【关键词】遗嘱继承 意思自治 特留份

一、前言:意思自治原则在遗嘱继承中的价值及其限制

市民社会的基本结构是以契约性关系为网络组合而构成的社会系统,而联结契约当事人的纽带则是意思自治。意思自治理念构成了市民社会发展的原动力,给社会注入了新鲜的活力。按照 “意思自治”理论,当事人有权依其意志作出自由选择,当事人的自我意志可以而且应该成为约束其契约关系的准则,当事人可以而且应该对依其自我意志作出的选择负责。意思自治的核心是当事人的自治,当事人的自治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对个人自由的尊重和保护。经过数百年的发展,意思自治作为私法自治的核心和灵魂,已经成为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体现在民法领域的各个方面。不但在传统的合同法中有所体现,在其他法律部门中也都有体现。在继承领域,则表现遗嘱自由原则。

纵观遗嘱继承制度的历史沿革,我们不难发现,遗嘱继承制度中的遗嘱自由原则集中体现了意思自治原则的要求。孟德斯鸠认为自由应包含两方面的含义,一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二是“一个人能够做他应该做的事情,而不被强迫去做他不应该做的事情” 。具体而言,遗嘱自由的内容主要包括:遗嘱人可以通过订立遗嘱变更继承人的继承顺序和应继份额,甚至可以取消法定继承人的继承权;可以将财产赠与法定继承人以外的其他公民或赠与给国家、集体组织、用于社会公共福利事业等。之所以把遗嘱自由看作是意思自治原则的体现,就是因为建构在遗嘱自由基础之上的遗嘱继承制度与法定继承相比,更能直接体现财产继承人的意志。遗嘱自由原则与意思自治原则一样体现了对公民个人财产权的保护和尊重,这无疑对社会利益、公共利益及被继承人本人的利益的保护具有相同的作用。

公民生前都享有通过订立遗嘱处分自己死后财产的自由权利。此项权利,不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均得到继承立法的普遍认可,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各主要法系继承立法的一项重要原则。那么这项权利是完全的,不受限制的呢?还是要受到法律一定干涉和限制呢?正象历史上存在过的任何一种制度都有其存在的客观必然性一样,遗嘱继承制度也既有其积极的一面,同时也有其弊端。在强调私权自治、私权神圣的时代,赋予遗嘱人遗嘱自由的权利无疑是充分的尊重了遗嘱人的自由意志,但是如果对遗嘱人的遗嘱自由丝毫不加限制,遗嘱人往往根据自己的好恶、偏爱或由于一时的感情冲动而滥用遗嘱自由的权利。因此,法律必须对遗嘱继承设定一定的限制,使遗嘱人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更好的行使遗嘱自由的权利。这便引出了本文要论述的核心论题:在我国立法上规定特留份制度,在约束遗嘱人的意思自治上有其必要性,体现出法律在调整社会规范上的公平价值。

二、特留份制度概述

所谓特留份,又称保留份,顾名思义,即特别保留之意,是指被继承人用遗嘱处分其遗产时,依法不得予以处分的,必须为法定继承人保留的一定遗产份额。由法律明确规定被继承人不得以遗嘱自由处分其遗产,必须保留一部分遗产给法定继承人的制度就是特留份制度。特留份制度是各国继承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起源于罗马法上的义务份制度,其最初的目的在于防止家长对遗嘱自由的滥用和家产的分散,以确保家子享有的受抚养权利的实现。现代各国的继承立法,虽其目的和内容已经和罗马法的相去甚远,但均承袭了罗马法的这一立法精神。史尚宽先生认为:特留份制度原来系有将家之财产对于家长之处分为保留之意义,现在制度之重点已移在给予被继承人之共同生活者或期待于其死后仰仗其财产者,以满足其生活保障,并认为特留份制度存在有以下理由:“(1)为基于道义的要求,即对直系卑亲属、直系尊亲属、配偶及兄弟姊妹之近亲,不留一物而以遗产全部给予他人,则不免乖情悖义,而非道义上所可容许。(2)为基于社会利益的保护,向由被继承人受扶养者,固得因特留分之取得而为有完全独立能力之社会一员,此莫不能直接或间接的为社会全体之利益。(3)为基于家制维持之要求,在我民法,家制尚存,仍兼有维持家族生活及其继续繁荣之意义。”将特留份制度追根溯源不难发现,该制度实为公序良俗原则的体现,意思自治受到公序良俗的拘束,同时遗嘱自由必须受到特留份制度的拘束。但是,某些基本的道德规范之所以应当被强制性地遵守,其原因并不在于为了实现该种道德本身,而在于为了实现该种道德所具有的社会价值,以及它所带给社会的某种秩序。因而特留份制度作为公序良俗的载体,并不是为了特别保留部分遗产本身而存在的,而是有其社会价值的:首先从伦理道德观的角度看,它维持了家庭伦理观,巩固了家庭成员之间因为性和血缘关系而产生的浓厚的相互依赖的感情;其次从法律的角度看,它是其他婚姻家庭制度得以运行前提,如扶养、抚养、赡养义务的履行;最后从国家和社会利益出发,它能减轻社会的负担,维护社会整体利益,巩固传统家庭的养老育幼功能,建构和完善特留份制度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

二、比较法视角考量特留份制度

(一)英美法系的立法例

在英美法系,虽没有直接规定“特留份”制度,但其司法判例和有关成文单行法律相关中含有特留份制度的内容。英国一直主张绝对的遗嘱自由,然后到了20世纪,随着固有法上的父权和夫权地位的日渐衰微,家长以遗嘱自由而损害继承人利益的情形也相应地不断增多,为了限制这一现象,1938713日英国家庭供养条例规定,被继承人死亡时,如其对配偶、未婚女子、未成年男子或其他无生活能力男子之抚养,在遗嘱中未为其适当安排时,法院得依此等权利人的请养而命令由继承人的遗产中取得相当抚养的金额。由此可见英国法上的遗嘱自由由绝对自由转为相对自由。在美国,凡适用《美国统一继承法》的州都赋予被继承人的配偶、未成年子女和独立生活的子女享有宅园特留份、豁免财产、家庭特留份的权利。另外有的州颁布了一些间接限制遗嘱自由的法令,如对于遗嘱的继承人,法律规定若遗嘱人要剥夺继承权的理由;某一后裔的继承权,则要求遗嘱人必须在遗嘱中说明剥夺继承权的理由;有的州还保留了寡妇产业或鳏夫产业制度,即夫妻一方死亡后,另一方可在对方的不动产中享有1/21/3的一份产业,这种保护配偶的权利是不可因遗嘱而被剥夺。在香港地区,尽管未确立特留份制度,但香港的经济给养制度和特留份制度一样,也具有通过限制被继承人的遗嘱自由,达到保护法定继承人合法权益的作用。依据香港的《遗嘱条例》和《财产继承(供养遗属及受养人)条例》的规定,香港公民可以自由订立遗嘱。被继承人可以在遗嘱中明确表示将其遗产的一部分或全部移转给法定继承人中的一人或数人,或将其遗产赠与法定继承人外的其他人。但是,被继承人对其某些亲属负有不可推卸的供养义务,如果被继承人以遗嘱方式逃避这一法定义务,法院可以根据申请人的请求,颁发扶养令,命令从死者遗产中分出一定份额支付给申请人。只有死者遗下的受供养人才有权提出经济给养申请,取得死者适当的遗产作为基本的生活费用。申请人主要包括配偶、未成年子女(包括胎儿)、因精神或身体不健全而无能力维生的子女以及在被继承人生前完全或主要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父母、成年子女、兄弟姊妹和其他任何人等。由此可见,香港经济给养人的范围大于其法定继承人的范围。虽不是法定继承人,但如果在紧接着死者去世前,完全或主要依靠死者扶养,也有权提出申请,从死者的遗产中得到经济给养。

(二)大陆法系的立法例

大陆法系在继承立法中直接规定了特留份制度,其内部又分为两种立法体制,即法国体制和德国体制。

法国体制的国家,遗嘱自由受到“特留份”的严格的限制,违背特留份规定的遗嘱无效。其特留份规定表现为,遗嘱自由受到特留份的严格限制,违背特留份规定的遗嘱无效。其特留份规定表现为:根据法国民法典,遗嘱人不得剥夺法定继承人的继承权。总的来看,被继承人的遗产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被继承人可以自由处分的;另一部分是被继承人不可自由处分的,后者即为“特留份”,此份额是法律规定给予法定继承人的,不能用遗嘱形式剥夺。根据法国民法典第913条的规定,如果被继承人死后只留下一个合法子女,则其生前可自由处分的财产不得超过遗产总额的一半;如果留下二个合法子女,则其生前可自由处分的财产不得超过遗产总额的1/3;如果留下三个或三个以上合法子女,则其生前可自由处分的财产不得超过遗产总额的1/4。又据法国民法典第915条之规定,被继承人死亡没有直系卑亲属但父母健在,则其对遗产的生前处分权只有遗产总额的1/2/如父系和母系中,仅一系遗有直系尊亲属,则遗嘱人只能处分遗产的总额的3/4

德国民法典在特留份的规定上显得简明扼要。与法国相比较,首先,特留份的权利主体更宽,德国的特留份主体包括被继承人的直系卑亲属、父母及配偶;其次,德国的特留份份额一律确定为遗产总额的半数。日本、意大利等国也有类似的规定。

(三)我国继承法上的规定及缺陷

我国《继承法》第19条规定:“遗嘱应当对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 。最高人民法院在其《关于贯彻执行继承法的意见》第37条作出了相类似的规定:“遗嘱人未保留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的遗产份额,遗产处理时,应当为该继承人留下必要的遗产,所剩余部分,才可参照遗嘱确定的分配原则处理。继承人是否缺乏劳动者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应按遗嘱生效时该继承人的具体情况确定。”关于该规定的法律定性,有“特留份”说、“必留份”说和“必要的遗产份额”说等不同观点。依理论界通说,采“必留份”之观点,理由在于:与大陆法系大多数国家所采用的特留份制度相比较,我国《继承法》该条的规定在适用范围、条件、份额比例及其计算等方面都不相同;同时“必要的遗产份额”说,等于是同义反复,没有任何价值。我国立法机关在立法时规定该“必留份”制度,主要有以下两个考虑:一方面,法律给予立遗嘱人在较大范围内有充分处分自己财产的自由;另一方面,为了保障社会公共利益,适当减少社会负担,使有特殊情况的继承人获得必要的生活资料,法律规定遗嘱对缺乏劳动能力又无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必要的继承份额,维护上述特定继承人的合法权益。它在当时个人财产基本为生活资料且数额不大的社会条件下,对于限制立遗嘱人的遗嘱自由及保护缺乏劳动能力又无生活来源的继承人的合法权益无疑是具有重大意义的。但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和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经济生活条件已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其自身已呈现出明显的局限性:

首先,“必留份”制度对权利主体范围规定过窄并存在不确定性。我国现行继承法规定的享有“必留份”制度的权利主体为“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但由于“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表述本身隐含了一定的不确定性,即关于“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具体认定问题,因此,“必留份”制度对权利人的规定相而言是不确定的。同时,将权利主体限定于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也使得权利主体范围过窄。

其次,“必留份”制度对必要的遗产份额上的规定缺乏明确性,实践中也不易操作。通常是采取根据遗产的数额及维持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法定继承人实际生活需要来确定必继份的做法,这往往导致法官自由裁量权过大,造成各地执法不能统一。

再次,从实务中看,若继承人中并无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被继承人就可以处分其全部遗产给他人,而不给继承人留下任何遗产,这样既有违人的基本伦理、不合常情,也不利于家庭关系的稳定,更不适应现阶段家庭职能要求。如四川泸州黄某遗赠案,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反响,引起了全社会人们对上述问题的关注。

最后,必要的遗产份额不明确处于无序状态,妨碍了立遗嘱人行使遗嘱自由的权利。通常立遗嘱人在立遗嘱时,不知留下多少必要的遗产份额才符合法律的规定,更不清楚要不要单独留下必要的遗产份额,担心自己所立遗嘱会不会全部或部分无效。

三、我国特留份制度的立法设计司考

从目前的世界各国的立法情况看,建立特留份制度以作为限制遗嘱自由的主要措施,是世界继承立法的发展趋势。因此,在我国建立特留份制度,顺应了继承立法的国际发展趋势,对于我国继承立法乃至民法的完善,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在未来的继承立法中,应借鉴国外立法的先进经验,结合我国的司法实践和国情,规定特留份制度,可从如下角度进行设计:

(一)主体范围的合理界定

特留份权利的主体范围不宜过宽,也不宜过窄,应限定在近亲属当中。根据我国现行继承法的规定,第一、第二顺序的继承人都属于近亲属,第一顺序继承人是有法定的相互抚养义务的;第二顺序法定继承人是在一定条件下,有法律上的相互关系构成了家庭关系的基本部分,现在家庭又担负着双重生产的职能,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维护家庭关系的和睦以及增强亲属之间的关系,把特留份规定在近亲属之间享有,是比较合适的。

(二)特留份的份额确定标准

应以继承开始的时候被继承人的实际的积极财产并加入应归扣的被继承人生前所留的特种赠与,作为计算的基准,再减去其债务,来算定特留份。被继承人继承开始时财产的范围,应指积极的财产,应包括:被继承人依遗赠处分的财产,被继承人对于继承人的债权,土地征收的补偿费。继承开始时尚未确定的权利等。(1)被继承人生前特别赠与的加算。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第l173条规定,因结婚、分居、营业,已从被继承人受益财产赠与者,应将该赠与额加入继承开始时被继承人所有的财产中;日本则以继承开始前一年内所赠与的为限,不问何种赠与,皆应加算,但倘若双方知道有害于特留份权利人而于继承开始一年前赠与的,仍应加算;德国则于继承开始时其赠与给付已经十年的,不得加算。被继承人的其他生前处分,可与遗嘱处分同样者,也应该加算到遗产中,这包括:为第三人的无偿的死因处分;生命保险受益人的无偿指定及受益权的无偿让与,如被保险人已经指定自己为受益人或未指定或受益人于保险金额请求时已经死去,则死亡时为遗产的一部份,或以遗嘱指定受益人时,其指定属于遗产赠与,应予扣减。 (2)份额。综合各国及地区的规定和我国《继承法》 ,同一顺序的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对生活有困难的缺乏劳动力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应当予以照顾。规定可将遗产份额的1/21/3作为各个特留份权人计算其份额的基础。

(三)特留份权利人的救济权

特留份制度实施的结果是, 被继承人在其财产价额上可以自由处分的部份,即自由份;必须留给继承人的义务份,即特留份。被继承人如超过自由份的界限而为赠与或遗赠,使继承人所得遗产的价额不足其特留份的价额时,则构成对法定继承人特留份的侵害。罗马法上义务份权利人,可依不论遗嘱之诉,回复其应继承份额;现代民法则设立了扣减权,特留份权利人于其特留份受侵害时,并可以提起扣减之诉。依捷克1950年民法第551条的规定,违反特留份的处分,当然无效;希腊民法第l825条规定。违反特留份的遗嘱指定,视为未指定,无须扣减之诉;台湾民法以保全特留份的必要限度,削减遗产赠与,故扣减权为特留份权利人于自己的特留份被侵害时为其保全特留份必要的限度内,使被继承人的遗赠或可与遗赠一同对待的死后处分无效。以补充特留份人的权利。至于扣减权的性质,其一为债权说,以扣减权为请求受遗赠人给付的权利;其二为物权说,以其为于裁判外行使的独立的形成权,被继承人超过其自由份的财产的处分,绝对的失去效力,尚未给付的可拒绝给付,既已给付的,特留份权利人可基于物权的请求权或不当得利的返还请求权,向相对人请求,相对人不应其请求时,可诉请法院强制执行。

 

 

参考文献:

[1] 史尚宽:《继承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2] 郭明瑞、房绍坤编著:《继承法》,法律出版社1996年版。

[3]  []孟德斯鸠著,张雁深译:《论法的精神》,商务印书馆,1963年版

[4] 宋豫:《我国四法域特制度比较研究》,载《中山大学法学论坛》2002年第2期。

[5] 黄彤:《论特留份制度》,《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26月,第l卷第3期。

< 上一页   下一页 >
bottombanner.jpg
青岛香港中路18号福泰广场写字楼11层
电话:85764242 85764269 85722736 85722738
投诉电话:0532-85720256
鲁ICP备05039962号
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违者必究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