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
主页 arrow 天华文化 arrow 我爱我的祖国
我爱我的祖国
顔丹丹   2009-11-07

六十年,弹指一挥间。这是我父亲近来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有对岁月飞逝的感慨,更多的是六十年国庆带给他的激动。在我小时候,父亲就无不自豪地对我说:“我是共和国的同龄人。”儿时的我对此不以为然,长大后,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含义。

在父亲身上,有祖国沧桑巨变的印迹;在我的家里,有祖国发展强大的缩影。建国初期,物资匮乏,正在长身体的父亲吃不饱、穿不暖,三年自然灾害,让全家濒临死亡的威胁,父亲和他的兄弟姐妹,硬是靠吃草挺了过来。即使这样,父亲十分热爱读书,成绩也很好,但是因为家里贫困,爷爷无奈让他退学务农。这个时候,父亲的班主任来家访,苦口婆心动员爷爷让父亲继续学业,最终,爷爷被感动了,父亲得以完成高中学业。

恢复高考后,父亲将全部的精力投入考试中,最终考上了农学院,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尽管那个时候,国家的经济尚未复苏,但党和中央还是对教育投入的巨大的关注和资助。在三年的大学生活中,父亲靠着学校微薄的补助和家里的萝卜干,艰难地学习和生活。父亲后来多次向我描述那段时光:“我们都是大龄青年,我的老师仅仅比我大四岁,而我是班里最小的学生。那个时候,能坐在教室里,我们就感到充满了希望,不仅是个人的,更是国家的。我们全班最喜欢在一起高唱‘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那时的祖国该有多么美’。虽然年纪比较大了,但是一想到国家给了我们学习的机会,我们就觉得应该回报国家。”毕业后,父亲进了工厂,先后当了先进和厂长。用他的话说,工作以后有使不完的劲儿,有责任在肩的豪情。

1980年,我出生了。很荣幸,我见证了祖国发展最迅速的30年。我清楚记得,1985年,我家是小区里率先买上电视的。那台十几寸的小黑白,成了焦点。虽然看不到什么节目,但是老老少少的还是喜欢坐在跟前像模像样地观赏着,评论着。后来,我们家又率先安上了电话,号码是周边邻居共享的,我经常走动串西地帮忙喊着邻居来我家接电话。对此,我引以为豪。可是,很快,就家家户户都买上电视、装上电话了,有的邻居甚至还把老房子重新装修一番。我也常常听父母说:“现在生活好了,想当年……”

80后,是社会对我这个年龄段人的统称,因为我们集合了祖国发展、社会变迁的种种迹象,有承接的和谐,也有对立的矛盾。我们是玩着泥巴长大的一代,一毛钱的冰棍儿和八毛钱的华丰方便面,是我们当时最大的奢侈。那时候的我们是没有零花钱的,因为父母的工资很低,所以,我们虽然是孩子,但吃的和大人是一样的,基本没有小灶。放学回家,只要完成作业就可以,家长不会想到要把我们送到所谓的特长班,因为社会上还没有出现这样的机构,老百姓也没有这样的意识。小时候,我们看着国产动画片和日、美动画片,虽然没有鉴赏能力,但是孩子的眼睛往往是最直接的,我们已经感觉到了差距。再后来,香港片、新加坡片陆续在内地播放,我们虽然看不太懂,但是隐隐约约也感受到了异域的生活。

可以说,在我们身上,既延续着中国过去封闭传统的观念和作风,也接受着外来文化的风潮。我们幼时过着清苦的生活,长大后,却突然面临物质生活的巨变。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幼时那五分钱的冰棍儿消失了,多种多样的零食和服装在商场里琳琅满目。更重要的是,我们受到了外来文化的冲击,港台明星的出现让我们的审美观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一方面是家庭教育的传统,一方面是文化冲击带来的桀骜不驯,80后被评论是个性最强的一代,也是家庭代沟最深的一代。

90年代对我来说是国家变化最快的时期,新东西、新观点、新体制、新字眼不断出现,让人追赶得似乎有点力不从心。那个时候的历史和地理课,老师不断强调祖国的地大物博和悠久文明,让我们在深感自豪的同时,也对国家的世界地位有了自己的看法。“发展中国家”这个词,让我们有了一种使命感,记得高中毕业的同学聚会上,我们40多个同学在班主任的带领下,举着酒杯一起高喊:“让发展中国家在我们手上晋级。”那是何等的爱国激情啊。

是的,我爱我的祖国,就像我的父亲至今怀念当年的艰难困苦一样,有了爱国的信念,才有强国的动力。我一直不赞成有人高呼的“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这句豪言壮语,我们的祖国还没有如此之强大,正因为如此,我们这一代要付出比前辈更多的努力。如果说我们的父辈是和祖国一起成长的一辈,我们则是和国家一起发展的一代。无论我们在何岗位,任何职务,哪怕是微薄之力,我们也当付与我们的祖国,这不仅是一种感情,更是一种责任。

 

< 上一页   下一页 >
bottombanner.jpg
青岛香港中路18号福泰广场写字楼11层
电话:85764242 85764269 85722736 85722738
投诉电话:0532-85720256
鲁ICP备05039962号
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违者必究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