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
主页 arrow 天华文化 arrow 我与律师的不解之缘
我与律师的不解之缘
庄济武   2010-01-26

律师,借用我国第一部律师职场小说《京城大律师》作者的一段话“律师这个职场看起来很美、听起来很阔、说起来很烦、做起来很难。”眼下律师事务所、法律服务所遍布岛城的大街小巷,不逊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遍布岛城的大小粮店。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我成长的青少年时期,律师这个词,不但生活中看不到、听不到,即便那些在文革焚书运动中幸存的小说中,也难见其影。我第一次知道律师,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放映的一部反映“二七”工人大罢工的电影。电影中施洋大律师,为工人请命,慷慨赴义的英勇气概,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第一次见识了律师的风采;但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律师,也不认为自己有成为律师的可能,因为那时自己已遵循当时很流行的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学习理念,就读于山东海洋学院的地球物理专业。

我第一次亲身接触律师(仅是律师称谓,是否是真正的律师不得而知)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一年的夏天,亲戚家的孩子因为玩弄气枪伤人,被派出所带走。在哪个年代,人被派出所带走,对一个家庭来说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不明就里、手足无措的孩子家长想弄明白孩子究竟犯了何事,会如何处罚?但又不知该问何方。他们找到了读过大学,认为应该是无事不通的我。看着慌乱无助的孩子家长,我不忍心告诉他们我对法律是一窍不通,用现在的词来说就是法盲。听着孩子家长絮絮叨叨的叙述,看着他们殷切的目光,我在想着如何帮助他们。同学的母亲是公安局的,她告诉我最好去咨询律师,并告诉我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地址。在哪个律师和律师事务所都不多见的年代,如果不是同学母亲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到那去找律师事务所,到那去找律师。

星转斗移,转眼到了1993年,命运弄人,自己有机会到中国政法大学读法学第二学位。来到政法大学,不仅有浓厚的法学氛围学习法律知识,也见识了许多法学培训班。第一次知道了有律师资格考试、企业法律顾问资格考试、专利代理人资格考试。通过一年的学习,同学们开始跃跃欲试准备参加各种资格考试;有的参加企业法律顾问资格考试、有的参加专利代理人资格考试。我鬼使神差的,不知道为什么,认准了律师资格考试,并参加了94年的律师资格考试,可惜差3分与律师资格失之交臂。从政法大学毕业后,继续参加了95年的律师资格考试,并获通过,至今自己还清楚记得那天领取成绩单的情景。由于有上一年律考失利的经历,在骑车到青岛市司法局的路上,心情忐忑不安,七上八下;当拿到成绩单,看到自己以微弱的优势通过律考时,心情无一言表,喜上眉梢。

96年初我到目前岛城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作实习律师。初次接触律师业务,既新鲜又兴奋。拿着带我实习的律师交办的二个案卷,骑着自行车,热情高涨的奔走在岛城的大街小巷。我还清楚的记着,二个案子,一个是拆迁,代理拆迁户作被告,当时是在拆迁办作仲裁;另一个案子是债务转让,也是作被告,原告是广州的一个公司,是在市南法院审理。为了办好拆迁案子,我骑着自行车多次来往于拆迁户、拆迁公司和拆迁办做协调沟通,最终经过努力该案庭外和解结案。债务转让案子我与主办律师多次到法院与法官就有关理论问题进行沟通,最终该案因原告两次不到庭,按撤诉处理结案。带我实习的律师看到二个久拖不结的案子,经我手很快了结,其开玩笑的说我是福将。

一年的实习期在从对法律的认识由毫无生气的条文到对身边活生生的案例的诠释中过去,暗红色的律师执业证书意味着自己已成为一名律师,虽然不能和施洋相比,但和施洋一样都是被人称作律师。成为一名执业律师意味着可以独立办案,也面临许多诱惑。正如刚踏入律师职场,接受律师职业道德和职业纪律培训时所聆听的教诲“律师这个职业,充满了诱惑,也遍布陷阱,要能把握住自己。”初次单独办案,在不经意间自己的心灵就面临着考验。那是所主任交办的一个案子。某海洋科学调查船船长借给自己的朋友几千美金,该朋友是以某公司名义出具的借条。后来该朋友久拖不还,无奈老船长通过熟人找到所主任,准备通过法律程序解决。接到该案后,我实地察看了出具借条的公司,并通过工商查询了解了公司情况。该公司纯属一皮包公司,没有什么经济实力,如果贸然起诉该公司,闹到法庭上,不但使船长与朋友彻底闹翻脸,也不一定能达到很好的效果。另外,考虑到船长能借给该人几千美金,也说明两人关系基础应该是不错的。基于上述两点,我决定不急于到法院立案,而是直接找船长的朋友沟通。我多次与其通电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从情、理、法三方面剖析利害关系。这期间船长老人看到我迟迟不到法院立案,还多有不满,通过熟人找到了所主任。所主任也甚是不满,认为是对他交办的案件不重视,有些不太高兴的把我叫去。我把调查情况和办案思路详细向主任作了汇报,所主任也认可我的办案思路,支持我按该思路办下去。没过多久,有一天下午,接到船长老人的电话,让我到他家去。按老人说的地址,找到了老人家。一敲门老人就热情地把我让进屋内,喜滋滋的告诉我,朋友已把钱全部还给他了。老人对先前的误解表示歉意,并拿出几百元钱表示谢意。我谢绝了老人的好意,表示这是律师的本分,是应该的。离开老人家,一方面,对自己初次独立办案取得如此好的效果感到欣喜,有一种做律师的成就感;另一方面,对自己面对老人的好意,没有犹豫,没有动摇,坚守了一个律师应有的操守感到欣慰。

转眼从事律师工作已十几年,这期间律师业务也由以传统的诉讼为主,到诉讼、非诉各有千秋。律师非诉业务先后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末的企业改制大潮,到如今的公司上市热浪。一方面,律师业务的变化,折射出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变化;另一方面,律师业务的发展,也反映出我国法制建设的进程。律师事务所由改革开放初期的寥若星辰、难觅踪迹,到如今遍布大街、闹市;说明我国法制建设取得了长足发展,公民法律意识的提高,依法维权正在成为人们的共识,因此,律师这个行业在我国是大有希望、大有前途的,我也将继续与之结缘下去。

 

< 上一页   下一页 >
bottombanner.jpg
青岛香港中路18号福泰广场写字楼11层
电话:85764242 85764269 85722736 85722738
投诉电话:0532-85720256
鲁ICP备05039962号
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违者必究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