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
主页 arrow 理论研讨 arrow 浅析公司法中相关机构职权规则的效力
浅析公司法中相关机构职权规则的效力
吴磊   2011-01-19

                        

                     浅析公司法中相关机构职权规则的效力

 

        [摘要]公司章程是否可以更改《公司法》关于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的职权?如果可以,哪些职权可以更改?哪些无权更改?对于这些问题,法律并无明文规定,学界也存在诸多探讨。本文中笔者对此进行了粗浅的探讨。

        [关键词]公司法;相关机构;职权

    依照M.V.爱森伯格的对公司法规则的分类理论,我们认为,对于《公司法》中关于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职权的规定,通常应当以赋权型和补充型为主,但公司法还应当提供强制性规则,授权法院在必要时判处那些有关结构性和分配性条款(即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无效。
  继而产生的问题是:公司章程是否可以更改《公司法》关于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的职权?如果可以,哪些职权可以更改?哪些无权更改
?
  笔者认为,对于本问题,法律并无明文规定,学界也存在诸多探讨。依笔者浅见,要回答这一问题,应首先明确以下几个理论性问题
:
  第一,现代公司的本质——公司是股东的营利性工具。

  所谓公司是股东的营利性工具,是指公司是法律为实现股东营利目标的一种制度设计或股东追求利润的一种方法或手段。“公司为做到以营利为目的,毕竟应当将营利行为作为目的,还应把依营利行为而得到的利益分配给其成员作为目的。……营利性成为公司存在及行动的最高价值理念,进而作为判断公司经营合乎目的性和董事责任事由的价值标准来起作用”。因此,公司也必须将追求资本增值、实现股东营利目标作为自己的主要目的,作为判断公司经营行为目的合理性的主要标准,作为衡量公司经营者经营责任的重要尺度。那么,如何实现公司的资本增值,实现股东利润的最大化呢?实现公司的有效治理结构,是达到上述目标的重要手段之一。

  第二,现代公司中的有效治理结构。公司治理结构是现代企业制度的核心。对于公司治理结构的认识,在理论研究领域还没有达成共识,但可以基本肯定的是,科学的公司治理结构,应由股东、董事会和高级管理阶层组成,同时由监事会行使监督职能。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这三个组织是缺一不可的。本文对这三者之间有关公司权力配置和利益平衡的制度性安排,将不做具体讨论。但是其中毫无疑问的基本原则是:根据三种制度的设立目的和在公司中的基本定位,确立其职权,履行其义务;对于基本职权,不能剥夺,对于非基本职权,可适当上收或下放。

  第三,公司的治理模式,尤以公司所有权以及公司经营权的关系为核心。公司中的权利主要分为对涉及公司根本或存亡命运事项的“控制权”与对公司日常业务的“经营权”,前者理论上掌握在居于公司所有地位的股东手中,后者则一般掌握在居于公司经营地位的公司董事手中。公司所有权及公司经营权的关系是什么呢
?
  公司所有权即全体股东对公司享有所有权。表现为:全体股东经济利益最大化是公司及其内部各机构的最高行为目标;全体股东对涉及公司根本或存亡命运的事项拥有最终决定权;股东依法享有某些特定的参与管理权、监督权及受益权。

  公司经营权主要指在公司正常运营过程中,除涉及公司根本或存亡命运的事项外,关于公司事务之管理、业务之开展、经营之决策的权力。董事会是享有公司经营权的主体,其地位表现为:在公司内部,董事公司业务排他性的享有公司业务经营管理权;对公司外部,董事唯一性地享有公司业务经营代表权。无论是大陆法系还是英美法系,公司业务经营管理权均排他性地归公司董事会及其下属经理所享有,除非公司章程作有另外规定。

  探讨公司所有与公司经营的关系,离不开上文探讨过的现代公司的本质。从终极意义上讲,公司作为一个拟制实体,并不能感受利益,公司只不过是一种为特定的一个或多个群体谋利益的工具。该特定群体首先即是指股东,没有股东对股东利益最大化的追求,公司将丧失其设立的前提基础而不复存在,也将缺乏经营发展的原动力而没有方向,更将因缺乏对潜在股东大量资金投入的吸引而不可能持续发展和壮大。就公司宏观及本质角度而言,公司所有与公司经营之间是目的与手段的关系,公司所有是根本初衷与终极目标,公司经营则是实现该终极目标的手段与监督。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首先,公司设立及存在的目的是股东实现营利。因此,如何维护和实现股东的利益,在公司在运作及治理的过程中,是应当第一位考虑的因素。而董事会制度存在的根本意义在对于对公司的日常经营,是为了实现公司有效运作,从而实现股东营利的一种制度和手段。因此,董事会权力的行使应以维护股东利益,实现公司利润最大化为根本前提。

  在以上理论的基础上,我们再来探讨前文提出的问题,即公司章程是否可以更改《公司法》关于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的职权?如果可以,则在何种程度上可以进行修改
?
  1.董事会的职权

  在普通法中,英国1985年《公司法》表A规定:“除非公司法、公司组建大纲、公司章程以及公司股东大会通过特别决议所给予的指令作了相反的规定,否则,公司商事事业应当由公司董事进行管理,这些董事可以行使公司的所有权力。”美国《修正模范商事公司法》第8.01B款也规定,除非公司章程作出相反的规定,否则,公司所有的权力应当由董事会行使或在取得董事会的准许的情况下行使。

  我国《公司法》并未对此问题做出明确的规定。但是基于公司法的基本理论及比较法的经验,笔者认为,公司章程可以更改《公司法》关于董事会的某些职权,但对于股东()会及监事会的职权范围不得进行限制。

  《公司法》第47条和第109条第四款规定了董事会的11项职权,笔者进行如下分类
:
  第一类:决定权;第二类:制定权;第三类:执行权;第四类:对决定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决定权。

  笔者认为,董事会的哪些职权可以交由股东()会行使,哪些不可以,又因有限责任公司及股份有限公司的不同性质有所区别
:
  a. a.有限责任公司

  笔者认为,有限公司鲜明的人合性色彩,决定了其股东会可以将董事会的所有权利,通过章程规定,交由股东会行使。

  首先,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之间具有相当紧密的信任与合作关系,而建立在这种紧密的信任与合作关系基础上自由协商机制在公司运营管理中扮演者至关重要的角色。在有限责任公司中,“公司事务可能是在最低正式手续限度内一致通过得到解决,而不考虑法律所规定的细节”,因为股东对执行的过多法律规定带来的高成本与繁琐性非常反感,他们往往根据公司及股东的特殊需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通过自由协商机制补充甚至变通法律的明文规定。

  其次,受股东须存在相当信任程度与合作关系所决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一般人数较少,这使得股东会上收、行使公司的日常经营权成为可能。

  再次,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与公司经营状况息息相关从而对其表现出极大的关注与热情,能够积极通过各种方式直接或间接地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从而使公司所有与经营表现出相当程度的重合。在实践中,股东担任公司董事或通过代理人担任公司董事的情况也相当常见。

  综上,在有限责任公司中,较为简单的人数构成为股东会行使日常经营权提供了可能性;股东对公司经营的极大热情则能打消人们对股东会消极管理的担忧;股东之间的紧密信任与合作关系能够形成高效的运作机制。就权利分类而言,无论是决定权、制定权、执行权,还是对决定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都可交由股东会自行行使。

  需要另作说明的是,虽然现在理论界存在一种呼声,即现代公司在股东会与董事会的关系上发生了“股东会中心主义”向“董事会中心主义”的转变,但笔者认为,这种转变更为鲜明地体现在股份有限公司及上市公司,就有限责任公司而言,这种转变并没有充分的动力,体现并不明显。

 b. b.股份有限公司
  笔者认为,对于股份有限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而言,股东会不能将董事会的权力通过制定和修改章程收归其行使。

  首先,对于现代大型公司来说,公司股东人数众多,所在地域广泛,不可能经常性地召开股东大会。如果将公司日常经营的决策权交由股东大会行使,则无法有效地形成决议。

  其次,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往往在公司中占有的股份份额不多,同时由于发达的证券市场的存在,股票买卖渠道相当畅通,易手频率很高。这些都决定了股东对公司的经营管理并无太多的热情。

  再次,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往往缺乏专业经营技能,随着公司业务日益复杂且竞争日益残酷,把公司经营管理的权力排他性地交由具有经营管理优势的董事会行使,有其必然性和必要性。

  2.股东会是否可通过修改章程将董事会的权力股东()会行使

  依照公司法第38条、第100条的规定,股东会享有11项职权,笔者进行如下分类
:
  第一类:对涉及公司根本变化的事项的决议权;第二类:人事权;第三类:审批权;第四类:对涉及公司营业或资产的重要变化的事项的决议权;第五类:对涉及公司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的决定权;第六类:对公司章程的修改权。

  笔者认为,《公司法》规定的股东()会的11项权力,不能通过公司章程交由董事会或其他机构行使,理由如下
:
  首先,《公司法》中规定的11项职权,均属于对公司重大事项的决策权。这些事项均与公司的存续、发展息息相关,股东()会作为公司的最高权力机关,是行使这些权力的唯一主体。正如宪法的修改权、选举国家重要领导人的权力、制定基本法律的权力只能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

  其次,如前所属,公司的本质是股东营利的工具。由全体股东所组成的股东()会是公司的表意机关。在公司内部,它是表达其意志、利益和要求的主要场所和工具,并结合公司全体股东的意思形成公司的意思。在法律上,股东()会是全体股东对公司行使控制权的最主要途径。如果放弃股东()会的权力,就相当于放弃了股东对公司的控制权,如果公司的控制权落入董事、高管等其他人之手,则股东的利益则无从谈起。

  3.监事会的职权

  《公司法》第54条规定了监事会的7种职权,笔者进行如下分类
:
  第一类:对董事、高管的广义上的监督权;第二类:对股东会议的召集、提案权;第三类:对财务、经营的监督权。

  笔者认为,《公司法》中规定的监事会的权力不能通过公司章程予以剥夺。理由如下
:
  如前文所述,我国《公司法》实行“双轨制”,即在董事会外部另设监事会,在公司治理结构的基本框架结构的设计上安排了董事会为执行机关,监事会为公司的监察机关,对股东会负责,通过行使对董事、高管、公司财务、经营状况的监督权,阻止董事滥权、维护公司利益。

  监事会独特的监督职能是独一无二的,不能交由其他机构行使。如果将监督权交由股东()会行使,其效果会大大降低;如果交由董事会行使,则会形成“自己监督自己”的滑稽局面。另外,无论是交由股东()会还是董事会,都会打破“股东大()作为最高权力机构——董事会行使执行权对股东()会负责——监事会对董事会行使监督权对股东()会负责”的稳定的三角形结构,造成公司内部权力的失衡。

  

< 上一页   下一页 >
bottombanner.jpg
青岛香港中路18号福泰广场写字楼11层
电话:85764242 85764269 85722736 85722738
投诉电话:0532-85720256
鲁ICP备05039962号
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违者必究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