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
主页 arrow 经典案例 arrow 山东农民工冯某在北京一审被控抢劫罪判为故意杀人罪、二审改判故意伤害辩护案
山东农民工冯某在北京一审被控抢劫罪判为故意杀人罪、二审改判故意伤害辩护案
刘玉龙   2011-01-19

   

      山东农民工冯某在北京一审被控抢劫罪判为故意杀人罪、二审改判故意伤害罪辩护案

 

    基本案情

        2009443时许,进京务工的山东农民工冯某酒后驾驶自己享有所有权、但挂有假牌照为京CD3***(真实牌照为鲁VZ5***)的马自达轿车,在北京市海淀区健翔桥被北京市交警查获,因属于酒后驾车(经酒精测试仪现场测试,冯某的呼气酒精含量检验结果为53mg/100ml)且未带驾驶证,被依法采取暂扣车辆的行政强制措施。冯某见要拖走车辆,便称自己车里有贵重物品,要等到了停车场锁好车后再交付车辆,交警未当场收缴冯某的车钥匙,冯某仍坐在正驾驶位置上,被拖车拖到了海淀区五道口停车场。到停车场后,停车场管理人员让冯某自己把车开到指定泊位停放。冯某为逃避行政处罚,没有到指定泊位停车,而是趁管理人员不备,掉头驾车往停车场外跑。拖车司机赵某跑过去拦截被撞倒构成轻伤。2009412冯某投案。该车鉴定价值190404.61元。

 

侦查阶段涉嫌罪名的反复

2009412海淀公安局以涉嫌妨害公务罪立案侦查,413对冯某刑事拘留;

416以流窜作案为由延长拘留期限1个月;

515海淀检察院以涉嫌抢夺罪批捕;

714的起诉意见书认为构成抢劫罪。     

                           

一审指控

        2009116海淀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2009443时许,被告人冯某酒后驾驶假牌照为京CD3***的蓝色马自达轿车(真实牌照为鲁VZ5***),在本市海淀区健翔桥被本市交通管理部门查获,因其酒后驾车(呼气酒精含量检验结果为53mg/100ml)且未带驾驶证,被依法采取扣留汽车的行政强制措施。后在汽车被拖至五道口停车场内时,冯某趁车场管理人员不备欲驾驶该车脱离停车场,在被管理员赵某发现并被阻止的情况下,驾车撞伤赵某后强行冲出停车场逃跑。2009412,冯某到公安机关投案。经依法鉴定,赵某所受伤情构成轻伤,冯某所驾驶的马自达轿车价值人民币190404.61元。认为冯某无视国法,使用暴力手段抢劫公私财物且数额巨大,应当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按照上述指控,冯某因“抢劫数额巨大”面临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的刑罚。

 

一审辩护

        2009129本案一审开庭。辩护人在反复审阅卷宗材料、查看现场与车辆、多次赴北京会见冯某了解案情的基础上,依据有关事实与法律,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第一、公诉机关遗漏的几个重要事实应当予以认定:

        1、涉案车辆所有权属于冯某享有。

        2、冯某没有非法占有涉案车辆的主观故意,开车逃跑仅仅是为了逃避行政处罚。

        3、涉案车辆还没有完成交付、没有完成扣留,仍然由冯某占有:交警在现场虽然做出了暂扣处罚决定,但并没有收缴车钥匙。交警在道路交通违章处理过程中,对暂扣车辆的工作流程为:告知违章事实—→收取车辆钥匙—→开具并送达《凭证》—→告知当事人权利—→将车辆移交清障(拯救)队—→将存根移交录入(登记)岗。也就是说,交警一旦对违章车辆作出暂扣处罚决定并告知驾驶员后,应当马上收取违章车辆的钥匙。但在200944冯某因酒驾被查一案中,交警并未收缴冯某车上的车钥匙。

    违章车被拖到停车场后,有关人员让冯某自己把车开到指定泊位停放。

    冯某持有车钥匙、可以发动车辆,可见冯某仍然占有车辆,并未遵照暂扣处罚决定交付车辆交付看管。根据《物权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二、本案中冯某的行为不构成抢劫罪,理由为:

    本案中冯某的违法行为是酒后驾车、未带驾照、套用牌照、为逃避行政处罚停车过程中逃跑、撞人逃逸,其中前四项应受行政处罚,最后一项撞人致轻伤应根据情节承担伤害的刑事责任,但没有一项会构成抢劫罪。

    实际上,《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条规定,隐藏、转移、变卖或者损毁行政执法机关依法扣押、查封、冻结的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

    我国刑法规定的抢劫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行为。

    首先,冯某没有抢劫罪的主观罪过:主管罪过是犯罪构成的必要要件,它是行为人承担刑事责任的主观基础和内在根据,《刑法》第十四条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抢劫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具有将公私财物非法占有的目的,如果没有这样的故意内容就不构成此罪,冯某开走自己拥有所有权、被交警暂扣过程中的轿车,其主观上就是要逃避行政处罚,并非为了将公私财物非法占有,依照我国刑法规定,其行为不符合抢劫罪的犯罪构成,不应当以抢劫罪论处。

其次,冯某的行为不符合抢劫罪的侵犯客体构成,构不成抢劫罪。抢劫罪侵犯的客体应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和公民的人身权利,侵犯的对象是国家、集体、个人所有的各种财物和他人的人身,对于抢劫罪嫌疑人来说,他最根本的目的是要抢劫财物,侵犯人身权利,只是其使用的一种手段,冯某是其开走车的所有权人,其开走车的行为并没有侵犯他人的财产所有权。警方暂扣的车辆,警方仅能妥善看管或委托停车场进行看管该车,看管属于义务,不是权利,警方或停车场不具备《物权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所有权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四项权能或其一, 因为不管警方还是停车场均无权占有、使用、收益、处分该车,该车的所有权并没有转移给警方。更何况,如上所述,交警的暂扣行为并未完成,车辆还未交付暂扣;处在暂扣过程中的轿车并未脱离驾驶座上的驾驶人冯某的占有使用控制,停车过程中车辆占有使用控制人依然是冯某本人。

    再次,抢劫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对公私财物的所有者、保管者或者守护者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对人身实施强制的方法,立即抢走财物或者迫使被害人立即交出财物的行为。这种当场对被害人身体实施强制的犯罪手段,是抢劫罪的本质特征,该客观方面的暴力,是指对被害人的身体故意施以打击或强制,借以排除被害人的反抗,从而劫取他人财物的行为。暴力必须在取得他人财物的当场实施。虽然使用了暴力但未当场获取财物或者是在劫取财物之后又出于其他动机伤害被害人的,则都不属于抢劫中的暴力,构成犯罪的应以他罪论处。冯某开车逃离停车场的行为并未使用暴力,也没有使用暴力的故意。

    第三、如果冯某的行为构成其他犯罪,存在减轻或从轻处罚的情节:

         1、交警执法未收车钥匙,存在漏洞和过失,相应应当减轻冯某的责任。

         2、受害人违规用身体拦截车辆。冯某属于酒后,但受害人是清醒的,竟然可怕的跑过去用身体拦车,应该知道可能发生的后果,这违背了《交通警察道路执勤工作规范》第七十三条规定拦截车辆不得直接拦截。作为交警队委托的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应该知道,也相应应当减轻冯某的责任。

         3、冯某属于自首。

         4、冯某愿意赔偿受害人损失。

         5、冯某无前科,系初犯。

 

     庭审辩论中,公诉人因为辩护人提出不构成抢劫罪,当庭又口头指控冯某构成故意伤害罪,只是被抢劫罪吸收了。

     一审中,冯某赔偿受害人赵某10万元(受害人支付医疗费2万余元、无伤残等级,冯某超法律规定赔偿约100%),受害人予以谅解。

 

    一审判决

        20091218,一审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为:冯某为逃避行政处罚,酒后驾驶车辆强行逃离公安部门指定的暂扣车辆地点,在遭到车场工作人员阻拦时,仍驾车强行逃窜,撞击被害人,意欲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予惩处。检察院指控冯某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指控罪名有误,予以更正。因本案涉案车辆的所有人系冯某,不能因公安机关对车辆进行扣押的行政处罚而改变车辆所有权的归属,冯某的行为并不具有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主观故意,其行为侵害的客体亦非公共财产,控方指控冯某犯抢劫罪的指控不能成立。……其行为反映其对于被害人的生命权完全漠视,对于自己驾车撞人的行为在主观上持放任的故意,其行为依法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冯某的杀人行为因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系犯罪未遂……判决冯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冯某上诉与公诉机关抗诉

    一审宣判后,冯某于20091219提起上诉,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冯某构成故意杀人罪无证据证明依法不成立。

    检察院通过上级检察机关于20091230提起抗诉,认为判决冯某犯故意杀人罪适用法律不当确有错误,认为:《刑法》第91条第2款规定“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集体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实用或者运输当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因此冯某的车辆被扣后应以公共财产论。

 

    二审辩护

         201062本案二审开庭,辩护人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第一、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冯某不构成抢劫罪认定准确,二审法院对该认定应予以维持。公诉机关的抗诉应当予以驳回,理由为:

    一、冯某没有抢劫罪的主观罪过,冯某开车逃离主观是为逃避行政处罚,不是为了非法占有公私财产。主管罪过是犯罪构成的必要要件,它是行为人承担刑事责任的主观基础和内在根据,《刑法》第十四条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抢劫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具有将公私财物非法占有的目的,如果没有这样的故意内容就不构成此罪,冯某开走自己拥有所有权、处在被交警暂扣过程中的轿车,其主观上仅仅是要逃避行政处罚,并非为了将公私财物非法占有,依照我国刑法规定,其行为不符合抢劫罪的犯罪构成,不应当以抢劫罪论处。

    二、冯某的行为不符合抢劫罪的侵犯客体构成,其所开车辆归其所有,不能因暂扣的行政处罚行为转移所有权的任一权能,何况本案中并未完成车辆交付、暂扣的行为,冯某没有侵犯公司财物所有权,构不成抢劫罪。抢劫罪侵犯的客体应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和公民的人身权利,侵犯的对象是国家、集体、个人所有的各种财物和他人的人身,对于抢劫罪嫌疑人来说,他最根本的目的是要抢劫财物,侵犯人身权利只是其使用的一种手段,冯某是其开走车的所有权人,其开走车的行为并没有侵犯他人的财产所有权。警方暂扣的车辆,警方仅能妥善停放或委托停车场停放该车,暂扣属于行政行为,不是民事权利,不能改变民事权利。警方或停车场不具备《物权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所有权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四项权能或其一, 因为不管警方还是停车场均无权占有、使用、收益、处分该车,该车的所有权并没有转移给警方。虽然《刑法》第91条第2款规定“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集体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实用或者运输当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但警方的暂扣行政行为属于行政处罚,不可能因此取得“管理、使用、运输”的民事权利,不能改变所有权的归属,同时本案中的停车场也不具备以公共财产论的主体资格。虽然《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12条规定了“逾期不来接受处理┈┈公告三个月仍不来┈┈对扣留的车辆依法处理,但本案中的车辆并未经过上述法定程序使冯某丧失所有权。

    更何况,本案中的涉案车辆还没有完成交付、没有完成行政扣留,仍然由冯某实际占有。交警在现场虽然做出了暂扣处罚决定,但并没有收缴车钥匙。交警在道路交通违章处理过程中,对暂扣车辆的工作流程为:告知违章事实—→收取车辆钥匙—→开具并送达《凭证》—→告知当事人权利—→将车辆移交清障(拯救)队—→将存根移交录入(登记)岗。也就是说,交警一旦对违章车辆作出暂扣处罚决定并告知驾驶员后,应当马上收取违章车辆的钥匙。但在200944冯某因酒驾被查一案中,交警并未收缴冯某车上的车钥匙。违章车被拖到停车场后,有关人员让冯某自己把车开到指定泊位停放。冯某持有车钥匙、可以发动车辆,可见冯某仍然占有车辆,并未遵照暂扣处罚决定交付车辆交付看管。根据《物权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总之,本案中交警的暂扣行为并未完成,车辆还未交付暂扣;处在暂扣过程中的轿车并未脱离驾驶座上的驾驶人冯某的占有使用控制,停车过程中车辆占有使用控制人依然是冯某本人。

    三、冯某开车逃离停车场的行为并未使用暴力,也没有使用暴力的故意。抢劫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对公私财物的所有者、保管者或者守护者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对人身实施强制的方法,立即抢走财物或者迫使被害人立即交出财物的行为。这种当场对被害人身体实施强制的犯罪手段,是抢劫罪的本质特征,该客观方面的暴力,是指对被害人的身体故意施以打击或强制,借以排除被害人的反抗,从而劫取他人财物的行为。暴力必须在取得他人财物的当场实施。虽然使用了暴力但未当场获取财物或者是在劫取财物之后又出于其他动机伤害被害人的,则都不属于抢劫中的暴力,构成犯罪的应以他罪论处。

    第二、辨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冯某构成故意杀人罪无证据证明、该罪名依法不成立。二审法院应对该罪名应当依法予以改判,认定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理由为:

    一、本案中受害人与车辆接触及受伤方式应当为车辆左部(正驾驶一侧)刮擦接触导致受伤,这一情节对于认定本案事实至关重要:

    冯某驾车起步行驶约10到达事故地点;冯某车损痕迹为左前(正驾驶一侧左前方)风挡玻璃有裂痕、左前方车顶棚有轻微凹陷;车辆正前方的保险杠及发动机盖无碰撞痕迹,左侧翼子板及发动机盖左侧无碰撞痕迹;受害人赵舜主要伤情为左侧456肋骨骨折、双肺挫伤血胸。由此可排除正面迎面撞击的可能。根据痕迹与伤情,可以推定受害人受伤方式为:冯某驾车起步10,速度很慢,受害人从车辆行驶方向的左前方跑出拦车,跑至车辆左侧,跃起来要扑在前风挡玻璃上,瞬间车辆前行,受害人的左胯部或腿部突出点撞击在左侧风挡玻璃上,左胳膊或肘部撞击在左前方顶棚上,左侧肋骨碰撞在风挡玻璃与顶棚的连接突出处,导致左侧肋骨骨折,受害人从左侧滚落车下,导致其他轻微擦伤。由此可认定是车辆左侧部与受害人接触。

    当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何增礼证实:受害人“从左侧跑出来拦车撞上的”,这与上述推定相吻合。

虽然现场工作人员证实:仅看到受害人从车后两轮之间出来。实际上,这属于眼睛的误判,以马自达轿车的底盘高度,一个躺在中间被压过去,不可能仅出现“左侧456肋骨骨折、双肺挫伤血胸”的伤情;同时,如果受害人与车辆左侧面刮擦接触然后从左侧面滚落,看起来也好像是从车两轮中间出来。可见,现场工作人员的证言也可以间接印证上述认定。

    上述人车接触部位、接触方式至关重要,公安机关并没有侦查认定。法院应当予以慎重认定。

    二、冯某辩称没有看到受害人这一情节符合实际情况:

    冯某的该辩称从侦查至今稳定,可以断定属于客观事实。

    根据车损与伤情,受害人只能是从车辆的左前方(正驾驶一侧左前方)跑过来拦车,身体左侧接触了车辆左部位。此种情况下,驾驶员的左前方为风挡玻璃左斜立柱,属于视线死角,在一瞬间是看不到跑过来的受害人的。车辆正前方没有人。可见冯某辩解没有看到受害人符合实际情况。

    三、本案中的所谓“撞击”,作为故意杀人罪的杀人手段来认定无证据证明:

    本案中,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庭审中谈到并认定“撞击”,是作为抢劫罪罪逃跑致人受伤的“撞击”,其内涵是宽泛的,并没有任何一方作为故意杀人罪杀人手段的“撞击”來侦查、认定。

    如果将本案中所谓“撞击”作为故意杀人罪的杀人手段來认定,必须进行严密的侦查勘察、对车辆痕迹与受害人的接触部位进行勘察甚至进行侦察实验。因为这是故意杀人罪的客观方面要件。但本案中,公安机关侦查的重点是抢劫罪的“抢车”情节,而不是逃跑中的“撞击”情节。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本案中“撞击”构成故意杀人罪杀人手段的“撞击”。

    同时,左侧面接触,肯定不能构成故意杀人罪杀人手段的“撞击”。

    四、冯某没有故意杀人罪的主观罪过和杀人动机,构不成故意杀人罪:

    一审判决认定冯某“撞击被害人,意欲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对于自己驾车撞人的行为在主观上持放任的故意”无任何证据证明,实属主观臆断。冯某的车触碰了被害人,这是客观事实;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冯某的车触碰被害人前冯某是故意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属于正面迎头撞击,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冯某此时意欲非法剥夺受害人生命。

    冯某与受害人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没有剥夺其生命的杀人动机。

    根据海淀公安局的勘查笔录,冯某发动车的地点距离撞人的地点仅为1010的距离车辆并不能提起速度,客观上也不可能以撞击剥夺他人生命。

    主观罪过是犯罪构成的必要要件,它是行为人承担刑事责任的主观基础和内在根据,《刑法》第十四条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故意杀人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即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他人死亡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冯某并没有上述故意。

    第三、如果法庭根据本案基本事实与冯某的责任,认定冯某构成其他犯罪,请求法庭结合以下特殊情况,予以准确定性,准确认定罪名,准确量刑,给予冯某罪刑相适应、并且存在减轻从轻处罚情节、与冯某责任相对应的适当处罚:

    一、本案基本事实清楚简单:

        2009443时许,冯某酒后驾驶自己享有所有权、但挂有假牌照为京CD3719(真实牌照为鲁VZ5388)的马自达轿车,在北京市海淀区健翔桥被北京海淀交警查获,因属于酒后驾车(经酒精测试仪现场测试,冯某的呼气酒精含量检验结果为53mg/100ml)且未带驾驶证,被依法采取暂扣车辆的行政强制措施。冯某见要拖走车辆,便称自己车里有贵重物品,要等到了停车场锁好车后再交付车辆,交警未当场收缴冯某的车钥匙,冯某仍坐在正驾驶位置上,被拖车拖到了海淀区五道口停车场。到停车场后,停车场管理人员让冯某自己把车开到指定泊位停放。冯某为逃避行政处罚,没有到指定泊位停车,而是趁管理人员不备,掉头驾车往停车场外逃跑。拖车司机赵舜跑过去拦截被刮倒构成轻伤。2009412冯某投案。该车鉴定价值190404.61元。

    二、本案侦查、公诉、一审,直至二审,涉嫌罪名多变,给人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嫌疑:

        2009412海淀公安局以涉嫌妨害公务罪立案侦查,413对冯某刑事拘留;416以流窜作案为由延长拘留期限1个月;515海淀检察院以涉嫌抢夺罪批捕;714的起诉意见书认为构成抢劫罪, 116海淀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构成抢劫罪;129庭审辩论中,海淀检察院因为辩护人提出不构成抢劫罪,当庭又指控冯某构成故意伤害罪,只是被抢劫罪吸收了;1218海淀法院竟然判决冯某构成故意杀人罪

    羁押冯某长达8个月,罪名竟然变换五个之多。

    三、本案羁押时间太长:

         2009413对冯某刑事拘留,20091218作出一审判决,20106月才二审开庭。已经羁押近14个月。

    四、冯某属于一个外地进京农民工且工作积极、无前科:

    冯某作为进京务工的农民工,在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做销售业务,是单位的先进人物。

    五、受害人赔偿已经解决:

    海淀法院审理中调解赔偿受害人10万元(受害人支付医疗费2万余元、无伤残等级,冯某超法律规定赔偿约100%),受害人予以谅解。

    六、冯某属于自首:

    关于投案自首情节,海淀公安局在《到案经过》等文书中均予以认定,海淀检察院在《起诉书》中也予以认定。

    七、冯某应受到治安处罚:

    本案中冯某的违法行为是酒后驾车、未带驾照、套用牌照、为逃避行政处罚停车过程中逃跑、撞人逃逸,其中前四项应受行政处罚,最后一项撞人致轻伤应根据情节承担伤害的刑事责任,但没有一项会构成抢劫罪或故意杀人罪。

    实际上,《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条规定,隐藏、转移、变卖或者损毁行政执法机关依法扣押、查封、冻结的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

    八、事件的发生,其他方有一定责任:

         1、交警执法未收车钥匙,存在漏洞和过失,相应应当减轻冯某的责任。

         2、受害人违规用身体拦截车辆。冯某属于酒后,但受害人是清醒的,竟然可怕的跑过去用身体拦车,应该知道可能发生的后果,这违背了《交通警察道路执勤工作规范》第七十三条规定拦截车辆不得直接拦截。作为交警队委托的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应该知道,也相应应当减轻冯某的责任。

 

    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遵循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查明案件的全部事实,从冯某与受害人的关系,案件的起因、过程、结果、作案的手段、接触的部位、强度、案发的时间、地点、环境条件等方面入手,进行综合分析、判断,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法发〔20109)的有关规定,对冯某查明事实、准确定性,给以相适应的定性和处罚。

    庭审辩论中,控方提出一审查明事实不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终审判决

        2010713本案终审判决,认为:以“公共财产论”实际上并未改变车辆的权属,意在强调公安机关对该车辆的保管责任。虽然涉案车辆在公安机关占有期间可以成为他人抢劫的对象,但认定冯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抢劫罪,还要结合冯某的主观故意而定。……冯某驾车强行逃离暂扣车辆地点,其主观目的是为了逃避行政处罚,而不是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故冯某的行为不构成抢劫罪。……冯某在强行驾车逃离暂扣车辆地点过程中将被害人身体撞伤,从主观故意的内容看,冯某的意图在于排除被害人妨害自己逃走,其不具有杀人动机,亦无希望或放任被害人死亡结果发生的故意,其行为明显具有伤害被害人的故意,所以冯某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成立……鉴于冯某作案后自动投案,在家属的帮助下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依法可对冯某酌予从轻处罚。……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冯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本案引起相关媒体的关注,刊发了有关文章。相关文章在新浪网、搜狐、中国新闻网、中华网论坛、四川新闻网等网站被广泛转载,百度搜索达到上万条,引起网友广泛热议。

 

         20091210《法制日报》刊载该报见习记者林燕、记者杜晓的文章《酒驾者强行开走被扣车辆算不算抢劫》因为一次酒后驾驶,北汽福田汽车公司北京市场部业务员冯刚的车被执法人员扣留。在车被拖到停车场之后,冯刚趁人不备擅自将车开走并造成一名管理人员轻伤。不久后,冯刚被有关部门以涉嫌抢劫罪刑事拘留,随后被批捕并提起公诉。

  据悉,这一特殊的抢劫案件今天已开庭审理。

   起因

     酒驾被查强行开走被扣车辆

  据冯刚描述,今年44日凌晨,他陪领导何某在北京的北四环路附近喝酒,喝了大约一瓶干红。之后,他驾驶自己的马自达轿车送何某前往昌平区沙河镇,在行驶到海淀区健翔桥时遇见交警查车。经酒精测试仪现场测试,冯刚的呼气酒精含量检验结果为53mg/100ml,属酒后驾车,且未带驾驶证,交警依法对其进行暂扣车辆处理。

  冯刚连忙向交警求情,表示今后再也不会酒后驾车了,希望能照顾一下,但被交警拒绝。随后,过来一辆拖车要将冯刚的车拖走。

  冯刚见状,便称自己车里有贵重物品,要等到了停车场锁好车后再交车。交警未当场收缴冯刚的车钥匙,冯刚就上车坐在驾驶位置上,被拖车拖到了海淀区五道口停车场。

  几十分钟后,冯刚的车被拖到了停车场。拖车司机把车卸下后仍然没有收走冯刚的车钥匙,而是让冯刚自己把车开到指定位置停放。

  据冯刚说,为逃避行政处罚,他没有在指定位置停车,而是趁停车场管理人员不备,掉头驾车往停车场外跑。拖车司机发现后大喊:“跑了车了!”停车场管理员赵舜听见喊声后跑过去拦截,冯刚只顾驾车逃跑没有看见,结果将赵舜撞倒。

  冯刚说,他在逃离停车场后心里非常害怕,思维混乱中将车停在另一处停车场,然后打车回宿舍了。第二天酒醒后,冯刚在衣服口袋里发现了交警开具的违法车辆暂扣单,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闯祸了。在家人的劝说下,他于412到派出所自首。

  在冯刚自首的第二天,海淀警方以涉嫌抢劫罪对其刑事拘留。515,冯刚被批捕。

  警方称,冯刚因酒后驾驶被交警查获,在执法人员对其汽车采取暂扣行政强制措施,将该车拖至停车场进行暂扣时,冯刚趁停车场管理员不备,驾驶该车撞伤管理员赵舜强行冲出停车场后逃跑。经鉴定,管理员赵舜伤情为轻伤;马自达轿车价值190404.61元人民币。综上所述,冯刚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之规定,涉嫌抢劫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之规定,特将本案移送审查,依法起诉。

  此外,警方还认为,犯罪嫌疑人冯刚案发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其犯罪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属于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争议

  开走自己的车算不算抢劫

  在被提起公诉之后,冯刚说,对于被诉抢劫罪名“不能理解”。冯刚的代理律师则向记者表示,此案中有关部门的执法存在漏洞。

  据介绍,在道路交通违章处理过程中,暂扣车辆的工作流程为:告知违章事实-收取车辆钥匙-开具并送达凭证-告知当事人权利-将车辆移交清障(拯救)-将存根移交录入(登记)岗。

  “也就是说,执法部门一旦对违章车辆作出暂扣处理决定并告知驾驶员后,应当马上收取违章车辆的钥匙。但是,在44冯刚因酒驾被查一案中,执法部门未能及时收缴冯刚车上的车钥匙;违章车被拖到停车场后,拖车司机也没有收走冯刚的车钥匙,而是让冯刚自己把车开到指定位置停放,冯刚发动车辆未进入指定泊位,属于尚未交付看管。正是这两处漏洞才给酒后驾车的冯刚以可乘之机,从而导致其驾驶处在暂扣过程中的违章车逃离了停车场。”冯刚的代理律师说。

  但此案更大的争议点在于冯刚的抢劫罪名是否成立。

  律师李焕发认为,此案中冯刚的违法行为是酒后驾车、未带驾照、套用牌照、为逃避行政处罚在停车过程中逃跑、撞人逃逸,其中前四项属于行政处罚,最后一项撞人致轻伤应根据情节承担伤害的刑事责任,但没有一项构成抢劫罪。

  律师李倩华的看法是,冯刚是该车的所有权人,其开走车的行为并没有侵犯他人的财产所有权。在暂扣行为过程中,警方委托停车场看管该车,看管是义务不是权利,更不具备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等所有权的四项权能或其一,该车的所有权并没有发生转移。

  一位在交警部门工作的人士则认为,冯刚虽然是轿车所有人,但由于公安机关已将该车暂扣,且轿车正交由停车场进行看管,他此时擅自将轿车开走,符合抢劫罪的部分构成要件。

  针对冯刚案件所引发的争议,记者走访了中国刑法学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赵秉志。

  赵秉志告诉记者,在冯刚酒后驾车并强行开走自己汽车一案中,冯刚的行为不宜认定为抢劫罪,其理由在于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肇事车辆尚未处于交警部门的实际控制之下。“抢劫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对公私财物的所有者、保管者或者守护者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对人身实行强制的方法,当场劫取财物的行为。抢劫罪中实行行为针对的对象是公私财物的所有者、保管者或守护者。在道路交通执法中,交警部门通过收取违章车辆的钥匙,实际控制违章车辆,从而获得违章车辆保管者的身份。但在本案中,交警部门并没有收缴冯刚的车钥匙,冯刚的汽车也未进入指定泊位,此时正属于交付看管的过程中,即违章车辆仍处于冯刚的实际控制之下,交警部门尚未取得违章车辆保管者的身份。因而本案中作为财产保管者的犯罪对象并不存在。”

  其次,行为人主观方面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抢劫罪在主观方面只能由直接故意构成,要求行为人明知自己的抢劫行为会发生侵犯他人人身权与财产权利的结果,并且希望这种结果发生。此外,抢劫罪还需要行为人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即行为人在实施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时,必须有强取他人财物的意思。本案中,由于违章车辆的交付行为尚未完成,冯刚仍是违章车辆的实际控制人,因而在主观上根本不可能存在侵犯他人财产权利的认识因素,其目的也只是为了逃避行政处罚,而不是非法占有。”

  赵秉志进一步向记者分析指出,本案中冯刚的行为不宜认定为抢劫罪,但由于强行开走汽车的行为导致他人轻伤,可根据伤害的具体情节判断是否要承担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

截至发稿时记者获悉,在今天的庭审中,公诉方和冯刚的代理律师就酒后驾车逃跑的冯刚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冯刚开车逃离停车场前车辆是否完成交付行为、交警扣车行为是否符合流程、冯刚的行为是否构成抢劫罪等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法庭没有当庭判决。(本报北京129讯)

 

 

 

20091220《潍坊晚报》记者秦子虚的文章《车被扣,强行开走   撞伤人,被判七年——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作出一审判决》

因为一次酒后驾驶,北汽福田汽车公司北京市场部业务员冯刚的车被执法人员扣留。在车被拖到停车场之后,冯刚趁人人不备擅自将车开走并造成一名管理人员轻伤。冯刚被有关部门以涉嫌抢劫罪刑事拘留,随后被批捕并提起公诉。

1217,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冯刚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刑七年。冯刚不服,将于近日提出上诉。

        ■事端起

        酒驾被扣车钥匙未收走

        诸城市密州街道李家泮村33岁的冯刚,在北汽福田汽车公司北京市场部干业务员,因觉得自己的蓝色马自达6轿车是山东牌照,在北京行驶不方便,就挂上了一副车号为京CD3719的假牌照。

        据冯刚描述,今年44日凌晨,冯刚陪自己的领导何某在北京的北四环路附近喝酒,在他喝了大约一瓶干红之后,应何某要求驾驶着自己的套牌轿车送何某前往昌平区沙河镇。行驶到海淀区健翔桥时遇见交警查车,经测试,冯刚属酒后驾车,且未带驾驶证,交警依法对其进行暂扣车辆处理。冯刚称车里有贵重物品,要等到了停车场锁好车后再交车。交警未当场收缴冯刚的车钥匙,冯刚就上车坐在驾驶位置上,与何某一起被拖车拖着前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停车场。

        ■连环错

        强行驾车逃撞了管理员

        车被拖到停车场,拖车司机把该车卸下后,没有收走冯刚的车钥匙,而是让冯刚自己把车开到指定位置停放。

为逃避行政处罚,冯刚没有在指定位置停车,而是趁停车场管理人员不备,掉头驾车往停车场外跑。拖车司机发现后,大喊:“车跑了。”停车场管理员赵舜听见喊声后跑过去拦截,冯刚只顾逃跑没有看见,结果将赵舜撞倒,经依法鉴定为轻伤。

    冯刚逃离停车场后非常害怕,思维混乱中将车停在另一处停车场,然后打出租车回宿舍了。第二日酒醒后,冯刚在衣服口袋里发现了交警开具的违法车辆暂扣单,马上意识到可能闯祸了,412到派出所自首。

    在冯刚自首的第二天,海淀警方以涉嫌抢劫罪对其刑事拘留。515,冯刚被批捕。

    争议

    强行开走被扣车   到底算不算抢劫

    甲方PK乙方

    警方称,冯刚因酒后驾驶被交警查获,在执法人员对其汽车采取暂扣行政强制措施,将该车拖至停车场进行暂扣时,冯刚趁停车场管理员不备,驾驶该车撞伤管理员赵舜强行冲出停车场后逃跑。经鉴定,管理员赵舜伤情为轻伤;马自达轿车价值190404.61元人民币。冯刚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之规定,涉嫌抢劫罪。此外,警方还认为,冯刚案发后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之后,冯刚被以抢劫罪提起公诉。

    一位在交警部门工作的人士认为,冯刚虽然是轿车所有人,但由于公安机关已将该车暂扣,且轿车正交由停车场进行看管,他此时擅自将轿车开走,符合抢劫罪的部分构成要件。

    冯刚说,对于被诉抢劫罪名“不能理解”。

    针对冯刚案件所引发的辩论,中国刑法学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赵秉志分析指出,在冯刚酒后驾车并强行开走自己汽车一案中,冯刚的行为不宜认定为抢劫罪,其理由在于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肇事车辆尚未处于交警部门的实际控制之下。

    “抢劫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对公私财物的所有者、保管者或者守护者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对人身实行强制的方法,当场劫取财物的行为。抢劫罪中实行行为针对的对象是公私财物的所有者、保管者或守护者。在道路交通执法中,交警部门通过收取违章车辆的钥匙,实际控制违章车辆,从而获得违章车辆保管者的身份。但在本案中,交警部门并没有收缴冯刚的车钥匙,冯刚的汽车也未进入指定泊位,此时正属于交付看管的过程中,即违章车辆仍处于冯刚的实际控制之下,交警部门尚未取得违章车辆保管者的身份。因而本案中作为财产保管者的犯罪对象并不存在。”

    其次,行为人主观方面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本案中,由于违章车辆的交付行为尚未完成,冯刚仍是违章车辆的实际控制人,因而在主观上根本不可能存在侵犯他人财产权利的认识因素,其目的也只是为了逃避行政处罚,而不是非法占有。”

    ■判决

    一审被判七年不服将提上诉

        129,冯刚一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在庭审中,公诉方和冯刚的代理律师就酒后驾车逃跑的冯刚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冯刚开车逃离停车场前车辆是否完成交付行为、交警扣车行为是否符合流程、冯刚的行为是否构成抢劫罪等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其中,针对交警扣车行为,冯刚的代理律师则向记者表示执法存在漏洞。

据介绍,在道路交通违章处理过程中,暂扣车辆的工作流程为:告知违章事实———收取车辆钥匙开具并送达凭证———告知当事人权利———将车辆移交清障(拯救)队———将存根移交录入(登记)岗。

    “也就是说,执法部门一旦对违章车辆作出暂扣处理决定并告知驾驶员后,应当马上收取违章车辆的钥匙。但是,44冯刚因酒驾被查一案中,执法部门未能及时收缴冯刚车上的车钥匙;违章车被拖到停车场后,拖车司机也没有收走冯刚的车钥匙,而是让冯刚自己把车开到指定位置停放,冯刚发动车辆未进入指定泊位,属于尚未交付看管。正是这两处漏洞才给酒后驾车的冯刚以可乘之机,从而导致其驾驶处在暂扣过程中的违章车逃离了停车场。”冯刚的代理律师说。当日,法庭没有就此案当庭判决。

        1217,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冯刚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刑七年。其妻子小徐连称没想到,她和丈夫都对故意杀人罪的判决不服,并决定于近日提出上诉。(记者 秦子虚)

 

 

        2010114 《法治周末》刊载该报实习生韩丹东、记者杜晓的文章《酒驾惹祸涉嫌啥罪名  抢劫?故意杀人?》酒后驾车,车辆被扣。

  停车期间,车主趁人不备逃跑,结果却撞伤管理员。

  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围绕车主的罪名颇令人费解

  接到法院判决后,身在看守所的冯刚无法接受故意杀人的罪名:“我承认自己有错,但我不能接受。”

  冯刚是北汽福田汽车公司北京市场部业务员,因酒后驾车被扣,逃走时撞伤停车场管理员。

  20091217,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冯刚犯故意杀人罪,获刑7年。

  开走被扣车辆涉嫌抢劫

  早上起来,冯刚的妻子先将两岁的小女儿锁在家里,然后去送5岁的大女儿上学,因为“家里实在没有人照顾小女儿了”。

  到今年1月,自冯刚在停车场开车撞伤管理员之后,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10个月了。时间改变了许多事情,冯刚的奶奶去世了,父亲也一病不起。

  200944日凌晨,冯刚酒后驾车送何某去昌平,路遇交警酒精测试,现场测试结果为53mg/100ml,属酒后驾车,且冯刚未带驾驶证,交警决定暂扣车辆。

  冯刚连忙向交警求情,表示今后再也不会酒后驾车了,希望能照顾一下,但被交警拒绝。随后,过来一辆拖车要将冯刚的车拖走。

  冯刚说自己车上有贵重物品,交警就让冯刚就坐在驾驶员位置上,拖车把车辆拖到海淀区五道口停车场。

  在停车场,拖车司机没有收走车钥匙,而是让冯刚自己把车开到指定位置停放。

  冯刚趁停车场管理人员不备,掉头驾车就跑。停车场管理员赵舜跑过去拦截,结果被撞倒。

  “感觉撞到了前挡风玻璃上,接着就昏倒了,醒来时已经在医院接受治疗了。”赵舜后来回忆。

  冯刚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在逃离停车场后心里非常害怕,思维混乱中将车停在另一处停车场,然后打车回宿舍了。

  第二天酒醒后,冯刚在衣服口袋里发现了违法车辆暂扣单,意识到自己可能闯祸了。

  在家人的劝说下,他随后到派出所自首。

  北京海淀警方以涉嫌抢劫罪对冯刚刑事拘留。

  其后,冯刚的家属专程向伤者道歉,但双方在赔偿问题上未能达成一致。冯刚的妻子说:“我们是庄户人家,卖房子卖地也卖不出这么多钱。”

  酒驾撞伤管理员“故意杀人”

  2009129,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公诉机关指控,冯刚因酒后驾驶被交警查获,在执法人员对其汽车采取暂扣行政强制措施,将该车拖至停车场进行暂扣时,冯刚趁停车场管理员不备,驾驶该车撞伤管理员赵舜强行冲出停车场后逃跑。冯刚的行为涉嫌抢劫罪。

  对此,冯刚的辩护律师称,涉案车辆属于冯刚所有,冯刚不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不符合抢劫罪的犯罪构成。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冯刚强行驾车逃离公安部门指定的暂扣车辆地点,在遇到停车场工作人员使用身体阻拦时,将被害人撞伤,同车人劝导其停车查看时,其回答竟为:“你不用管了。”冯刚对于自己驾车撞人的行为在主观上持放任的故意,其行为依法构成故意杀人罪。

  20091217,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冯刚犯故意杀人罪,判刑7年。

  判决下达之后,身处看守所的冯刚写信告诉妻子,“很意外”。

  从酒后驾驶到涉嫌抢劫被公诉,再到被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刑,冯刚的经历可谓一波三折。他说:“我承认自己有错,但我不能接受那些罪名。”

  冯刚很快提起上诉。

  冯刚认为自己不是正面撞击,而是车辆左侧面剐蹭被害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此外,海淀公安分局的勘查笔录显示,冯刚发动车的地点距离撞人的地点仅为10,这段距离,车辆并不能提起速度,客观上也不可能以“撞击”剥夺别人的生命。

  知名刑辩律师许兰亭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是故意杀人还是交通肇事逃逸,关键是看被告人的主观态度。

  “如果是他驾车逃跑时已经看到管理员拦车,而不采取防范措施(刹车)直接撞向管理员逃跑,可以构成故意杀人。如果他并没有看到管理员拦车,将其撞倒后逃跑,则只能构成交通肇事逃逸。”许兰亭说。

  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教授于阜民认为,故意杀人罪主观上表现为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但冯刚与受害人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没有杀人的动机。没有证据证明冯刚触碰被害人前冯刚是故意的,也没证据证明冯刚是意图剥夺他人生命。

  “车辆如果跑得很快了,有人拦截却不停车,可以认为故意杀人。但在如此狭小的区域内,车速不可能很快,不便认定故意杀人,定妨害公务罪比较恰切。”于阜民说。

< 上一页   下一页 >
bottombanner.jpg
青岛香港中路18号福泰广场写字楼11层
电话:85764242 85764269 85722736 85722738
投诉电话:0532-85720256
鲁ICP备05039962号
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违者必究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忘记密码